愛睡a包子

關於部落格
腐女專用OwO"不喜歡別進來喔!!!>W<
  • 34420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圈圈貓 - 小人物 1釣福記

“阿福啊,今天買些什麼菜回去啊?”賣魚的大伯熱情的打招呼。   “當然是買今天最新鮮的菜回去咯!”我說。“大伯,今天的魚很不錯哦!活蹦亂跳的!”   正說著,一條石斑魚跳了起來,攪得水一陣亂濺。   大伯樂呵呵的笑。“這魚可新鮮了。我剛從溪澗裏抓起來的,怎麼會不新鮮?”   “大伯,給我備兩條,我等下回來拿。”   “好咧。”大伯身手不凡,猛一探手,兩條魚應聲而起,被放進了另外一個桶子裏。   “那我先去買別的菜了。太陽這麼毒,不要太曬著了。”   拎著菜籃,我晃悠晃悠的繼續逛菜市。   “牛大,今天生意怎麼樣啊?”   “託福託福,還不錯。”   牛大是個屠夫,每天都在這裏賣豬肉。長的一副滿臉橫肉的凶相,其實卻是個出名的好人。可見以貌取人實在不是一個好習慣。   今天的豬肉不錯。中午給老爺來個東坡肉好了。   “給我來一斤五花肋肉。順便幫我把骨頭去掉。要帶皮。”   “好咧!”   牛大把一把大刀耍得虎虎生風,三兩下就把肉剔了出來。   拿了稻稈把肉紮好,牛大從案板下抓出兩根筒子骨一起遞給我。   “謝了,牛哥。”拿籃子接過肉和牛大送我的骨頭,付了銀兩,繼續我的菜市之旅。   “阿福,來買菜啊?”   “是啊。阿嬤,今天賣草菇啦?給我來一斤。”   看到我籃子裏的骨頭,阿嬤明瞭的說:“中午給老爺熬骨頭草菇湯啊?”   “是啊。老爺好久沒吃草菇了,正念著呢。”   “阿福,你每天都這麼早呢。”隔壁賣菜的紅姐也來打招呼。   “阿福,怎麼看你每天都跟個彌勒佛似的,笑嘻嘻的。”這是賣姜的強哥。   “每天吃的好睡的好,當然高興啊。”我仍舊樂呵呵的回答。   “做廚子就是好啊,每天吃的好睡的好。難怪養得這麼白白胖胖的!”強哥感歎似的說。   “強哥,來兩個薑。”我說。   一邊拿了兩個薑給我,強哥一邊說:“阿福啊,好找個媳婦了吧?人家十七八歲的小夥子,都有好幾個崽子了。你都二十七八了,怎麼看你一點都不著急呢?”   “這是要看緣分的嘛。人家姑娘看不上呀。”我打著哈哈。   “去去去。看不上?說的啥子鬼話呢?”紅姐插話。“要吃有吃要穿有穿的,想嫁你的姑娘多著呢。是你看不上人家吧?”   “怎麼會呢?”我繼續打哈哈。“現在的姑娘家,喜歡的都是長的跟畫裏那樣的男人。我又胖又醜的,人家才看不上呢。”   那個長得跟畫裏出來的男人,當然就是我家老爺啦。又高又瘦,五官又漂亮。充滿了儒雅的書生氣質,簡直就跟神仙似的。每天,那些個貴夫人們都往府裏跑,生怕老爺不見了似的。   “你哪里醜啦?說胡話!胖是胖點,又白又嫩的,皮膚跟嫩豆腐似的。”說著說著,紅姐伸手過來捏了我的手臂一把。   啊,被騷擾了!我哭笑不得。皮膚好嗎?又不是我願意的。就因為這滿身豆腐,每天都有人來捏一把摸一把的。原來我現在胖成了這個樣子,還是有人騷擾呀!   “不過說真的,你家老爺長的那個迷人呀~半個城的姑娘家都被迷倒了!他要是一天不娶親,估計這城裏沒有姑娘想嫁人了。都想著變鳳凰呢。”   這話不假。不過還是有很多姑娘想嫁人的。昨天下午,陳家的小姐就來明示想下嫁於我,但看她的樣子,估計是想嫁過來以後能每天看著老爺吧!   說起來,我的行情還真不錯。三天兩頭有姑娘家主動要求來嫁我。如果我真的全部接收下來,至少也有五六十個老婆了。只可惜,這些姑娘中,有一半的人是老爺的超級迷,嫁我是想近水樓臺,可以每天對著老爺做夢。另一半呢,是看中嫁了廚子可以不愁吃穿。真正是看中我這個人的,一個也沒有。不然,我還真該娶一房媳婦了。   買了點青菜,再來一塊嫩豆腐,轉回大伯那邊買了魚,拎著大半籃的菜,我繼續晃悠晃悠的回府。   我是個小人物。一點都沒分量的小小人物。沒錯,正如你所看到的,我是個廚子。而且是個超級俊男的廚子。最另我得意的事情,就是老爺說,他只吃我做的菜。   不知道在我來府裏之前,老爺是怎麼沒餓死。   我做菜有個原則,就是--我只做家常菜!什麼雕花啊刻字啊擺盤啊,我絕對不去浪費這個時間。什麼滿漢全席呀、龍飛鳳舞啊,我全不會做!怎麼樣?我很有性格吧?   不過太有性格的小人物,是不太有人欣賞的啦。即使我的家常菜做的那是一個美味呀,還是沒有什麼酒啊樓的肯收留我。直到我不小心煮了個豆腐魚給看起來快要餓死的老爺吃,才真正成了有從業資格的廚子。   什麼?問我為什麼這麼胖?   這個問題問的好呀!你有見過不胖的廚子嗎?   什麼?你見過?   那絕對不是我的錯,肯定是那個廚子吃太多,把腸胃給吃壞掉了。   2   看看天色,時間也不早了,再一個半時辰,老爺就該吵著要吃午餐了。好開始煮菜了。   先把兩根筒子骨放進湯鍋裏熬著,把五花肋條肉洗乾淨,切成一寸見方的塊,在盛花雕酒的小酒壇裏先鋪上一層大片的薑,把肉鋪上去。鋪好一層肉,把切成大段的蔥交錯著鋪上一層,放幾顆蒜,再鋪一層肉,鋪蔥,放蒜……   把花雕酒倒回去,滿滿的,沒過肉面,不要水。放些鹽……   嗅嗅……酒好香……還剩下一些……偷偷喝上一口先……   把爐子點著,用小火慢慢燉……從廚房角落摸出一瓶海苔花生米,繼續喝酒……   紹興的廚子真的是太幸福了……煮菜也能用上十年陳的花雕……很久以前的京城,五年陳的花雕就要賣五兩銀子一小壺……   年份久的花雕酒後勁很強,喝了不到半斤,腦袋開始暈糊糊的……小小眯了一會,醒來的時候,肉和骨頭的香味飄得整個廚房都香氣四溢……   迅速洗淨草菇,放進鍋裏,從湯鍋裏舀出四勺骨頭湯,先用大火煮開,換小火,繼續慢慢熬……肉很香……掀開蓋在罎子上的竹葉團看了一下,酒還沒煮幹……繼續慢慢煮……   下次跟老爺要一壇上好的女兒紅吧……至少二十年的……就說是要做料酒……味道肯定不錯……   抓出一小把花生米慢慢吃著玩,把裝了花雕的小酒壺和那瓶花生米收到角落隱蔽的小櫥子裏。上次做了鴨掌準備下酒的,結果沒藏好,老爺肚子餓跑來廚房找吃的……全吃完了……只要跟美食有關,老爺的鼻子跟某種動物有的一比……   ……嗯……該開始做魚了……先把飯蒸上……   ……捉出活蹦亂跳的石斑魚,按在砧板上,刮乾淨魚鱗……拿刀子在肚皮上輕輕劃了一下……取出肚子裏的雜物……洗乾淨……再來第二條……魚身兩側剞上5刀……   從一個罎子裏拿出醃起來的豬板油,切下來20個薄片……在每個刀口處塞進一片……   拿一個粗陶的小杯子……放鹽、醬油和黃酒……普通的黃酒……捨不得花雕……   ……一起放進蒸籠……大火蒸……   ……先蒸著……來炒個青菜……   ……唔……上次剛問老爺要了一套景德鎮的白瓷盤子……盛青菜剛好……   ……魚該蒸好了……掀開看一下……不錯……又嫩又肥的……果然是最新鮮的石斑魚……   ……把板油跟薑蔥揀掉……陶杯子裏的味料淋上去……吸一口……噴香……   ……手藝一點沒退步……   ……醬油4匙……夠了……醋……芝麻油……攪一攪……豆腐切細絲……豆腐西施買的嫩豆腐果然嫩……差點切碎掉……還好還好……   ……要練刀功了……退步了……   從小筐裏拿個皮蛋……敲敲……再切絲……放豆腐上面……醬淋上去……   再看看天色……陳伯該來了……   “阿福啊,老爺要用膳了。膳食該好了吧?”   ……說曹操……不……說陳伯,陳伯到……   “好了好了。”我回答。   把老爺的精緻的食盒打開,青菜放進去……涼拌豆腐放進去……魚也放進去……蓋好蓋子……   ……再來一個食盒……把草菇湯舀出來……拿個水晶碗盛……放進去……拿個布巾把罎子包起來……太燙了……還是放進去……把一桶飯都放進去……蓋上蓋子……   “好了沒?老爺該餓著了!”陳伯叨念著。   “好了好了。”我應答著。最後掃視一遍……沒漏什麼東西……拎著食盒出來……陳伯在廚房外……   ……跟老爺不一樣……陳伯從來不進廚房……   ……跟在陳伯身後,走過迷宮一樣的小路……有錢人家都喜歡這一套……把自己家搞的跟迷宮似的……   ……路很長……不奇怪……廚房在整個宅子最偏僻的角落……等走到,菜都快冷掉了……走路真無聊……再漂亮的景色,看了三年也膩了……   ……陳伯真奇怪……明明不到四十的年齡……看起來還不到三十……硬要別人叫他陳伯……眉清目秀的臉……一根鬍子都看不見……奇怪……   ……走啊走啊走……中午老爺該是在惘春亭那吃午膳吧……早上去買菜的時候……路過丫鬟們的房間……聽說老爺早上想賞花……   ……嗜好美食的老爺……山莊裏佈置得最花心思的就是廚房跟膳堂了……全部是來自各地最頂級的佈置……景德鎮的瓷器……蘇州的食盒……許河的紅木桌椅……天府的楠竹筷……   ……佈置得富麗堂皇不像廚房的廚房……在那裏我不會煮菜……供十幾個廚師一起煮的超大爐灶……還是我的小廚房好……後來那個廚房改成議事廳了……果然大……   只有那些食盒捨不得……全部搬過來了……蘇州的食盒不只在精緻上巧思細想……保溫的性能更是一絕……難怪老爺會派專人買過來……不然每次用膳都跑這麼老遠……早涼了……   3   ……穿過假山……果然是去惘春亭……亭子裏扒著一個沒形象的人……老爺果然餓了……   ……看到陳伯,老爺眼睛比蠟燭還要亮……看來餓了很久了……   陳伯繞過亭子……站到老爺身後……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……老爺……盯著食盒也就罷了……口水不要流出來啊……   “阿福,你今天真夠慢的!差點就把老爺我給餓死了……”老爺一邊拼命抱怨,一邊盯著我手裏的食盒……好像餓了十幾年一樣……   ……打開第一個食盒……先把飯桶拿出來……然後是東坡肉……草菇湯……   蓋子蓋回去……換個食盒……炒青菜……清蒸魚……最後是涼拌豆腐……   ……白瓷碗……調羹……今天是象牙筷……   “陳伯,你先下去吧。阿福伺候就行了。”老爺威嚴的說著……如果他不要饑渴的盯著滿桌的菜……就真的很威嚴了……   “是。”   陳伯應答一聲,恭敬的行了個禮,從亭子後面退出去了。   ……陳伯太嚴肅了……每次看到他跟老爺在一起的時候,總是在行禮……   給老爺盛了一碗飯,立刻碗就不見了……老爺撲在碗上……劃拉劃拉的扒飯……我記得早餐老爺吃了兩個肉末饅頭、一盤綠豆蓉小點心。怎麼說也不至於餓得跟外面牆角的那些人一個樣啊……奇怪……   半碗白米飯馬上就消失在老爺的肚子裏了。看起來老爺現在又有吃菜的心情呢……才發現老爺原來沒有菜也是吃的下飯的嘛……   把飯咽下肚子裏,老爺悠悠的吐了一口氣……   “早上那班娘子軍累死我了!”   原來是這樣啊……難怪肚子餓成這樣……   砰--   什麼聲音?   腦袋傳來疼痛的感覺……   ……原來被老爺敲了一記!   幹嗎打我?   “想什麼哪?你想哪里去了!”老爺白了我一眼。“那幫女人拼命要介紹她們的女兒、侄女、外甥女給我,個個都帶來一堆畫像過來……如果那能叫貌若西施、才比昭君,母豬都能做貂禪了!”   ……   ……我當然是認為老爺去了棲鳳樓……昨天聽到打掃的小廝狗子神秘兮兮的說老爺好久沒去“找樂子”了,還以為老爺今天開竅了……晚上給老爺熬一鍋藥膳吧……說不得老爺是內虛……不行了……   眼睛在菜上溜了一圈,又在我臉上溜了一圈,老爺眼睛亮了起來。   “草菇湯……清蒸魚……白玉青菜……涼拌豆腐……這酒壇裏是什麼?”   掀開竹葉團……好香……還是酒最香了……等下回去繼續喝……   “東坡肉!”老爺讚歎似的歎息了一聲,深深的嗅聞著肉香混著竹葉的清香……“十年的花雕……果然做出來的菜就是不一樣……”   ……二十年的女兒紅有希望了……   半晌,終於回過神來似的,老爺又白了我一眼。   ……出門的時候忘了查下皇曆。今天是大凶嗎?怎麼老爺不是敲我腦袋就是拿眼白看我?   “這麼小的壇口……你是在為難我嗎?”老爺口氣裏隱藏的是……   興味?   “老爺武功蓋世,小的怎敢為難老爺?憑老爺的能耐,怎麼可能被難住?”學著陳伯的口氣,我一臉恭敬的回答。   砰--   腦袋又遭了一記偷襲。   “啥時候學的這副怪模怪樣?不倫不類的!”   ……為什麼老爺從來都沒說陳伯不倫不類的,輪到我就怪模怪樣了起來?   不過也不是沒有看老爺好戲的心態啦……酒壇的口子不比專門煮菜的陶鍋……它的口子比較小……   切肉的時候,一寸半的大小,剛好可以放進壇口……現在肉又酥又軟的……吸飽了酒漲的胖胖的……想拿出來可就困難了……   老爺詭異的看了我一眼……   ……幹嗎用這種讓我寒毛都豎起來的眼神看我……我膽子很小的……   老爺一隻手托住壇體,另一隻手放在壇口上,微微一用勁……   “叭”的一聲脆響,壇口向下一寸的地方裂了正好一圈……   老爺一直用那種詭異的眼光看我……寒毛一根根的紛紛站好……我的脖子……有危險……   拿開裂了的壇口,罎子的開口一下子大了兩倍。老爺拿象牙筷撥開交錯鋪蓋的蔥段,一層糯紅糯紅半透明的東坡肉冒著絲絲熱氣……好香……   老爺也被香的眯起了眼睛……   ……用了那麼多的好酒……不香的話我會心痛死的……夠我從喝上半個月的好酒……   拿筷子夾了一下,肉又軟又糯兼有彈性。我午膳還沒吃……不要引誘我……   4   輕鬆夾起一塊,放進嘴裏細細咀嚼……一臉享受的表情……   ……肚子餓了……就說不要引誘我嘛……還用那麼享受的表情……我知道我煮的菜好吃……鹹淡剛好……肉的柔軟度也好……煮了一個多時辰……當然夠軟……香糯又柔韌的口感……   …………   ……   為什麼感覺這麼真實?   回過神來,發現我嘴裏正在嚼著一口肉……老爺的筷子正在我嘴邊……夾著的肉上面有兩個牙印……重疊在一起……   ……汗……又神遊了……不小心又吃了老爺的膳食……   ……昨天才發誓絕對不吃老爺的菜了……讓陳伯看到了……以後肯定離廚房三裏遠了……我身上沒病……   不過真的很好吃……不愧是我這個超級大廚的手藝……   筷子還伸在嘴前……肉啊肉……撲過去……啊……飛走了……   眼睜睜看著肉塊飛進了老爺嘴裏……   ……我以為老爺有潔癖的……上次林小姐不小心用了老爺的官窯玉瓷荷葉杯……結果看到杯子在垃圾桶裏……四百兩紋銀啊……心痛……   ……夾起一片魚腹……細細嚼細細嚼……一筷子青菜……繼續嚼繼續嚼……一調羹草菇湯……一調羹涼拌豆腐……慢慢咽下去……   “咕嚕……”   …………   ……   絕對不是我的聲音……絕對不是……   我沒有吞口水……   “阿福,餓了?”老爺興味的看著我。   “沒有。”眼觀鼻鼻觀心……   “真的?”挑了下眉。   哪里來的狐狸?不過這只狐狸帥的……想踩一腳……   “阿福,你今天做的菜格外好吃呢……青菜炒得恰到好處……又脆又爽口……還有這個魚……鮮嫩的呀……好像要化掉了呢……”   ……我自己做的菜有多好吃……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……   “草菇湯真鮮呀……是用筒子骨熬的湯吧?”   果然是饕餮……這也吃出來了……   “最下功夫的是這東坡肉了吧?看這罎子……這味道……是那壇十年陳的花雕吧?是上次張老爺送過來的那壇?”   當然是那壇酒……心痛……好香……   “對了,還有這涼拌豆腐……又細又滑又白嫩……跟玉做的一樣……”一臉享受的表情……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我兩個指頭拎開老爺的毛手……豆腐在盤子裏……沒在我手臂上……   ……我也知道我的皮膚很好,每個人都喜歡摸一下掐兩下的……但是老爺幹嗎每次也來湊熱鬧……陳伯的皮膚不比我差……   ……從兩年前開始……每次都吃我豆腐……   既然老爺這麼喜歡豆腐……我立即從善如流每天都做豆腐給老爺吃……昨天是麻婆豆腐……前天是金沙豆腐……   ……吃了兩年的豆腐了……老爺還是一點都沒吃膩……   ……佩服……五體投地……   “咕嚕嚕……”   不是我的肚子在叫……   ……天上飛來一筷子魚肉……晃悠晃悠……   老爺……不用引誘我……我真的不餓……   ……咦咦咦?是誰撲過去了??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……嫩滑香糯的口感……石斑魚的味道的確不是一般魚類能夠比擬的……   又飛來一塊肉……   這次不掙紮了。的確餓了……撲上去……咬上一大口……   呀呀……飛走了……又進了老爺嘴巴裏……   明明給我吃的……自己又要搶回去……   ……小氣……   一調羹湯……完整的一調羹……幸福……   老爺自己也喝了一口湯……   一棵青菜……也是完整的……繼續幸福……   又來一口肉……只有一口……   ……一口魚……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沒多久桌上的菜就被消滅掉了……其中一半是我吃的……   ……幸虧陳伯不在……   ……上次偷偷拿眼白看了老爺一眼……被陳伯看到了……溫度立即降了五度……冷颼颼……   ……等夏天到的時候再拿白眼看老爺……就不用躲冰窖裏了……   5   雙手奉上擦手的布巾……老爺接過去擦了擦……   “阿福啊……聽說昨天陳家小姐跟你求親了?”漫不經心的問。   “是啊。”   我沒跟人說啊。怎麼連老爺都知道了?   “那你答應了沒?”閒話家常……“你今年也二十八了吧?是該娶房媳婦了。”   ……二十八……我已經這麼老了嗎……我怎麼不知道……   “難道是二十六?”老爺立即改口。   ……二十六……我看起來這麼幼稚嗎……回去找個鏡子照照……   “……到底你今年多大了?”   ……   “二十七。”   ……   哪里來的磨牙的聲音?   “不過就差了一歲,你幹嗎那麼大的反應!”   ……   ……老爺……形象啊……青筋冒出來了……   “……到底答應了沒?”老爺在磨牙……看他的樣子……似乎對我的頸子很感興趣……   “沒啦沒啦!”我脫口而出。   再不小心點……我可愛的脖子就保不住了……   “幹嗎不答應啊?人家陳小姐家境不錯,人長的又福態,看起來也是一副溫柔嫺熟的樣子。這麼大年紀了,再不找個老婆,都要人老珠黃了……”   是我的錯覺嗎?老爺好像對我找不到老婆的事情很幸災樂禍的樣子……不然怎麼剛才還想掐死我,馬上就心情舒暢起來了呢?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而且……老爺……人老珠黃是說女人的吧……黑線……   “我記得陳小姐好像是老爺死忠的迷之一吧?上次趁月黑風高想爬牆進來看老爺一眼……結果不小心掉了下去……發出好大一聲響的……好像就是陳家小姐的樣子……”   掉下去的時候……那個聲音好響……幾乎整個莊子的人都聽到了……   “我還以為老爺一定會反對的……既然這樣……我下午去跟陳家小姐說……可以考慮一下……”   ……陳家的女兒紅是出了名的……因為女兒多……已經嫁出去五個了……   ……美酒啊……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……老爺……什麼時候才放我回去繼續喝我的花雕啊……口水……   “不用去說了。”老爺悠哉悠哉的拿牙籤剔牙。“你沒機會了。昨天陳老爺邀我過去欣賞他剛從藍田買回來的玉石,聽說陳家最後一個小姐昨晚終於也定親了。”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……黑線……   ……既然知道……剛才幹嘛還要問我……還擺出一臉吃人的樣子……   “阿福,三天后就迎娶陳家小姐。陳老爺擺流水酒宴,你跟我一起去吧。”   我眼睛立即亮了一下!   ……好老爺……錯怪你了……知道你是好人……   ……美酒啊……我來了……   “聽說陳小姐的未婚夫婿會帶一個京城著名的廚子來。你去嘗嘗看味道怎麼樣。”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……原來是想我去偷師啊……還以為老爺突然變這麼大法善心了……原來是我想太多了……   ……不管怎麼樣……快要有美酒喝了……   啊……剛發現……臘梅開了幾朵了呢……春天快要到了呀……難怪老爺今天來賞花……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老爺……不要掐我的臉……   忙從老爺手下搶救回自己可憐變形的臉……不要每次發現我神遊都用這招對付我……   默默收拾桌子……我生氣了……   “阿福?”   “是。老爺有何吩咐?”   “生氣了不成?”   ……為什麼是一臉高興的表情?我生氣了老爺很高興?   “不敢。”   “不敢?啥時候膽子變這麼小了?看你臉鼓鼓的樣子,還真可愛!跟個小豬似的!”   ……不要又掐我臉……我屬狗……不屬豬……   繼續收拾東西……放進提盒……拿布巾擦擦桌子……也放進去……   “我回去了。”   6   不管身後老爺想逗我笑的那些表情。……走走走……   ……走走走……   “阿福--”   沒聽見沒聽見……   “阿福----”   還是沒聽見還是沒聽見……   ……   “……昨天好像跟陳老爺要了一壇女兒紅……五十年的……好像是陳老爺的妹妹出生的時候埋下去的呢……”   我的耳朵立即跟兔子一樣豎了起來……   ……五十年的女兒紅?!   立即撲回去……   “老爺……”   最純潔最無辜的眼神……   “咦?阿福?還沒回去啊?”   “沒有沒有。難得看到老爺,阿福怎麼會這麼快就走了呢?阿福還想跟老爺聊會天呢……”   “這樣啊?我還以為你急著要回去了呢。”老爺淡淡笑著。   ……不管怎麼看,都是一張狐狸的臉……而且是千年的九尾狐……   “沒有啦~怎麼會呢?老爺這麼博學多聞,能跟老爺聊天,真是求之不得~輾轉反側~”   ……嘔!   ……為了可愛的美酒……犧牲再大也值得……   “阿福啊--你真的這麼覺得?”嘴角掛著得意的笑。   ……越來越像千年老狐妖了……我就是那只被狐狸咬到的雞……   “當然啊。老爺看府裏每天來去那麼多的客人就知道了。想跟老爺聊天的人多的排隊排到天邊去呢!”   這當然不是假話……不過排隊的都是已婚的跟未婚的夫人小姐……那麼多人……指不定排到天邊還有剩呢……   “阿福啊~”尾音拖得老長……“不是說要聊天嗎?那就把東西放下,坐下來好好聊呀……”   ……一臉不懷好意的樣子……為了安全起見……乾脆還是轉身逃跑吧……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……女兒紅……女兒紅……五十年的女兒紅……   放下手中緊緊捏著的提盒,我乖乖的坐在老爺對面的漢白玉石凳上。   ……聊天聊天……為了那壇女兒紅……刀山火海也不怕了……   ……   ……如果真要上刀山下火海的話……還是溜走好了……   “老爺,說真的,你到底屬意哪家的小姐啊?”好奇好奇……   “哪家小姐嗎?”笑得高深莫測……   “到底老爺有沒有中意的小姐呀?”好像從來沒發現老爺對哪家小姐特別一點對待呢……   “中意……”揉了揉鼻子……“有呀!”   八卦八卦!老爺有中意的人了!   我兩眼立即發出心狀的射線……   紹興不比大城市……每天都無聊的緊……許久沒有八卦新聞了……   “老爺中意哪家小姐?怎麼從來都沒發現呢?”獻媚的笑……涎著臉扒過去……   “哪家小姐啊?這可不能告訴你……”故作神秘狀……   “不過可以告訴你……在三年前,我是一見鍾情、再見傾心……第三次見到……就非卿莫娶了……”一臉幸福狀……   ……嘔……   “老爺……又耍我!”鼓起腮幫子……   ……拿出這種表情……要是真的相信……才是傻子……   “耍你?沒啊。你不信?”確有此事的表情……   ……真的在耍我……更確定了……   看我一臉不信的樣子,老爺終於意興闌珊的說,“算了。不信拉倒。”   ……哼……當然不信……不要以為阿福我好糊弄……笨是笨點……還不至於笨到這份上……再怎麼說,跟了老爺也三年了……要是老爺喜歡了三年的人都沒發現……我不是成木頭了……   “算啦算啦!不要光問我,聊聊你的事吧。”   ……明顯的轉移話題……   “阿福,你說你是寧城人?”標準的閒聊語氣……   “嗯。我是在寧城長大的。”   “記得你說過,你沒去過京城是吧?真的假的?你口音裏的京味很濃呢……”繼續閒聊……漫不經心的……   “我娘是京裏嫁過來的。從小爹就在有錢人家裏做廚子,一年回來不到幾趟。我就跟著我娘……結果講起話來,就這樣了……”   “你爹也是廚子?那你的廚藝是家傳的咯?你爹娘還在寧城?”閒聊閒聊……   “我爹跟我娘三年前就過世了。後來我就一個人出來闖闖。”   靜了一會……   “三年前啊?就是鬧了很大旱災的那年吧?”打了個哈欠,繼續閒聊。   ……看老爺打哈欠……我也忍不住打了個哈欠……難得有這麼好的太陽……我也有點困了……   “是啊。那年旱得厲害,路上塵土有三尺厚,一踩一個坑。滿天飛的都是黃……”土……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……糟了……完蛋了……   ……那年就京城大旱,舉國上下風調雨順國泰民安……京城謠言紛紛而起……說天神震怒……是明示皇上退位讓賢……結果後來聽說皇上唯一的弟弟被貶出京城了……   ……狐狸老爺……套我話……奸詐……   ……不看老爺得意的狐狸臉……裝作若無其事狀……繼續閒話家常……   “那年旱得真厲害……到處都是瘟疫……死了好多人……”   ……當然是在京城……而且死的都是貧民和乞丐……   ……   “是啊……”歎了口氣,老爺嘴角微微抽動……好像抽筋了……   ……當做沒看見……   7   “老爺,其實你在戲弄我吧?”   說起來是個問句,但語氣卻是肯定的。   知道我酷愛美酒,就拿美酒當誘餌,誘惑我自己跳到坑裏去!卑鄙的狐狸老爺!   老爺驚奇似的看著我,好像才第一次看到我一般。   “阿福,怎麼突然發現你變聰明瞭呢!”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提起食盒,我轉身就走。   當我真是沒脾氣的棉花啊?   ……   怎麼走不動?   ……   低頭一看……被拉住了……   老爺的手正搭在我的手腕上……   “唉--”   ……歎什麼氣啊?該歎氣的是我吧?   “阿福,你不但變聰明瞭,連脾氣也變大了呢……”   尾音拖得長長的,還帶著歎息似的氣音……   ……   ……肚子裏淡淡的火燃燒起來……不是很激烈的情緒……但對很不會生氣的我來說……已經是很不得了了……   ……即使看我阿福生平沒什麼大起大落的情緒……但也不代表我阿福很好戲弄吧……又不是寵物……   ……這次無論如何也要生氣一下給老爺看看……看現在的趨勢……老爺戲弄我的次數正在逐漸遞增……不想辦法鐵定被老爺當寵物養了……跟老爺養的那只波斯來的長毛貓一樣……老是拿著魚逗它……又不給它吃……   打定了主意,我不管老爺拉著的手,用力往前走。老爺是坐著的,我是站著的。怎麼說,要掙開還是比較容易的吧?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……我忘了……老爺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厲害……手腕鐵定紅了……   ……我知道手腕紅了……但是老爺啊……不用這樣摸來摸去的提醒我吧……   “唉--真的這麼著急的想回去嗎?”裝模作樣的聲音……“那我就不攔你了。你回去吧。”   ……   ……我也想回去啊……如果老爺把手放開的話……   ……既然都說要讓我回去……那就先把手放開啊……   一邊說著偽善的話,一邊牽著我的手腕不放,還不時摸上捏上幾把的老爺,繼續說著相反的話。“怎麼,其實廚房裏沒什麼事情忙吧?所以還想跟我聊聊天?”   ……   ……才不想跟老爺聊天……不知道又會被套出什麼話來……   “這樣就最好了嘛!我剛才還想著--不如我們小酌幾杯好了……難得美酒佳日……讓大廚房弄幾個點心過來下酒……”   酒!   我立即轉身……正對上老爺戲謔的臉……   ……又耍我……真的生氣了……   ……只要牽扯到美酒……理智就會立即飛走……身體的本能接管一切行動……   嘴巴扁著,臉頰鼓的胖胖的。既然不能甩手就走,也只能用表情來告訴老爺--   哼!   阿福我--生氣了!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……怎麼景色一直在變?   專心生氣的我回過神來才發現……一直被老爺拉著走……手裏還拿著提盒……   惘春亭就在老爺住的碧梧院裏,沒一會,便到了老爺的臥房前。老爺走上臺階,推開房間門,一邊把我拉進去。   ……好久沒來老爺的院子了……不過我只是個廚子……除了布菜……一般也不會過來的吧……再說老爺又老是到處窩在奇怪的地方用膳……   ……想起來也奇怪……一般人家的廚子不會跟個丫鬟一樣拿著食盒給老爺送膳食的吧……何況每次用膳的時間到的時候……陳伯都會出現在廚房的門口……按照常理看的話……陳伯帶著膳食給老爺送去……應該更加合理才對……   更加奇怪的是……老爺幾乎從來不在外面用膳……三年來……真的如他所說的……只吃我煮的家常菜……即使有酒席推辭不得……   ……對了!一般人家不會老是帶著廚子去參加酒席吧?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……難怪……每次跟老爺去客人家裏……總有人拿著奇怪又曖昧的眼光看我……百思不得其解……現在終於知道了……原來是這樣……   ……有個饕餮一樣的老爺……還真是廚子的辛苦呢……   ……   一神遊就會忘了自己在哪里,這可以算是我最大的缺點了吧?更糟糕的是我偏偏還很容易神遊……   於是就在我腦袋裏想著亂七八糟的東西的時候,老爺已經把我牽到紅木鑲山水大理石的桌子前坐下了。   老爺拿出一個很不起眼的粗陶的罎子。罎子的外面還有著乾涸的泥土的痕跡。我一眼看去,立即就激動起來--   就是它!女兒紅!   8   老爺拿手輕輕在罎子上敲了一下--看起來真的是輕輕的敲--罎子上厚厚的酒泥便沿著中間裂開一條縫隙,從兩邊掉了下來。   ……由此可見老爺的力氣有多大……汗……   輕輕的剝開油紙,一股濃鬱的香氣撲鼻而來。不愧是久藏的女兒紅……   ……剛才喝了二十年的花雕,現在又能喝道五十年的女兒紅,人生最大的幸福也就莫過於此了吧……   “……可惜啊……可惜沒有爐子……黃酒要熱著喝最美味了……”   ……只是嗅著美酒的芳香……我就覺得自己快要醉了……真可惜……老爺為什麼不賞我一些……我到廚房裏一邊熱著一邊做幾個下酒菜……多好……   老爺揭開油紙的手一頓,看了我一眼,突然把油紙又蓋了回去!   啊啊啊!老爺,不要生氣啊……阿福我只是隨便說說罷了!   看著我仿佛世界末日的表情,老爺突然笑了起來。   ……很高興阿福我又娛樂了老爺……賞我一些美酒喝吧……都已經到了嘴邊的美酒……喝不到我會一個月都睡不著的……   “走吧。”老爺突然說。   ……走?去哪里?   看著老爺手裏的酒,我的腦袋已經不會轉動了。   “不是說要熱著吃嗎?去你房裏吃好了。離廚房也近些。”   啊!老爺我好愛你!   死死的盯著美酒,我屁顛屁顛的跟在老爺後頭,誓與美酒共存亡!   我的房間很小。當然不能跟老爺的相比啦!不過跟其他的丫鬟長工們比起來,已經很不錯了。所以,看起來,老爺對阿福我還是很不錯的。   一張床,兩條被褥,一張木板桌子,四條長板凳,就是阿福我房間的全部家當了。   本來呢,主子來光顧小小廚子我的陋室,我也應該不好意思一番,不過老爺的話,就免了。我的房間,老爺來來去去跟自己房間一樣。   ……可見老爺絕對是個怪胎!誰見過人家家裏的老爺是這個樣子的?不顧身份不說,在這麼簡陋的房間裏,卻安然自在的很。不是怪胎是啥?   “阿福啊,怎麼好久沒來了,你的房間還是一樣的簡潔明瞭,什麼東西都沒添呢?”老爺打趣的說,一邊把我覬覦了很久的女兒紅隨便的放在桌子上。   其實老爺給的月銀還不少啦!一個月有四十兩之多。一般丫鬟的月銀是五兩,長工是八兩。這樣看起來,難怪那些長工丫鬟們總是對我不理不睬,背後還常常斜眼看我。   可惜啊可惜,可惜我不小心跑來了紹興這個美酒的天堂。四十兩的月銀,剛好夠阿福我買酒喝,而且喝的還不錯。   紹興美酒多啊……普通的有狀元紅、加飯酒,貯存多年的加飯酒就是我最愛的花雕啦!女兒紅說來也是花雕的一種,不過一般年份都比較久遠,而且這種酒的罎子外面都雕繪著喜慶的彩圖。   在紹興還能喝到只有這裏才喝得到的香雪酒,淡黃清亮,香氣濃鬱,滋味醇厚,鮮甜甘美……簡直是人間美味啊!最令我高興的是--它價格不高!   啊啊--簡直就是阿福我的福音嘛!即使它沒有陳年的花雕酒和狀元紅那樣的香味綿長,比起一般的黃酒,已經算得上是極品了!   能在這個美酒的天堂窩上三年,簡直就是阿福我前世修來的福分啊……   --“砰”!   ……   ……嗚,又被敲了!   明知道阿福我很笨,還老是敲我的腦袋!明顯是想我更笨嘛!不過就是神遊了一下下,老爺你又不是不知道阿福我喜歡神遊的毛病!討厭!   “去做幾個小菜來,順便拿個爐子過來熱酒。想喝美酒就快點!”   “是是是!”   能喝到美酒,要小的我幹嘛都行啊!   從來沒這麼利索過。向來不緊不慢的阿福我,用了不到十分之一柱香的時間,就把爐子搬過來了。本來還想先把偷偷藏起來的海苔花生米先拿過來的,在最後一刻想到--有了下酒菜,老爺鐵定先開喝了!於是我難得這麼聰明的決定先炒幾個下酒菜,再把花生米一起帶過來。   哈哈……阿福我果然是越來越聰明瞭呀!老爺難得就說對了這麼一句話!   9   就著廚房裏本來打算當自己午餐的菜,炒了一個宮爆雞丁,切了一盤椒鹽豬耳朵,再來一茴香豆--做下酒菜最好了。   當然不會忘了我的海苔花生米,一手拿兩盤,直奔可愛的美酒而去。   ……看在老爺這麼善良可愛的份上,明天就把那只醃好了的蹄膀做水晶肴肉給老爺嘗嘗!   ……   …………   前言收回!老爺居然已經在喝了……   ……我忘了……沒有下酒菜也是能喝酒的……老爺明明不嗜好美酒……其實是想我心疼吧……惡劣的狐狸……   放在火爐上熱著的美酒,散發出無比醇香的味道。真是聞者即醉啊!   ……為了這等美酒……等待是值得的……   深深的吸上一口酒香,閉上眼慢慢的吐氣……感受著沉浸在美酒中的感覺……   ……啊……等下記得把門窗全栓上……應該能餘香繞床……三日不絕吧……被子衣服也不洗先……   好了,喝酒喝酒!再感動下去就沒酒喝了……剛才感動太久了……一睜開眼就看到……老爺跟在灌蟋蟀似的……糟蹋美酒……   拿了個酒杯,跑到爐邊,小心翼翼的倒酒出來……酒香四溢……   就站在爐子旁邊,微微傾斜杯角,就著杯緣抿了一口……感覺上好像已經等了好多年的樣子……   ……從聽到有美酒的期待……能喝到酒的激動……到突然以為老爺在耍我的失望……等待的急切……   ……現在一切都得到了滿足……   酒的美味在舌尖上流轉……有絲絲的甜味和年代久遠的酒所特有的酸香,酒香席捲而來……慢慢的……在細微處……酒麴的香味……米的純樸味道也慢慢的散發出來……   ……酒液和著唾液一起慢慢滑下,經過喉嚨一直落到腹中……溫潤的質感……非一般的酒水所能比擬……連感動得歎口氣都不敢……生怕一張口……酒味就這樣逃了出去……   ……美酒……無需佳餚便已經是極品……   ……哎呀……老爺……不要把菜吃光……也給阿福我留一點嘛……好歹也是我做的菜……   “感動完了?”老爺下手精准的一筷子夾起一小堆花生米,一口全送進嘴裏……   ……   “老爺--”涎著笑臉,我跟老爺打著商量。“我可不可以把我自己這份酒先留著,以後慢慢喝?”   有老爺這個大大的障礙在,阿福我品酒的專心度直線下降,簡直在糟蹋美酒嘛!   拿著筷子輕輕的左右晃了幾下,老爺輕鬆的打發我。   ……以前就一直在懷疑了……看我阿福苦惱……果然是老爺詭異的怪癖之一……   苦惱的低著頭,專注的看著手中的酒杯……琥珀一般的顏色……透明澄清……晶瑩亮澤……   ……苦惱啊苦惱……難道阿福我只有喝一杯美酒的福氣?   盯著美酒看……專心的盯著美酒看……繼續盯著美酒看……苦惱……   ……   “阿福,真的只看不喝?再不喝我可要搶你的酒了哦!”老爺還在一邊加深阿福我的苦惱……可惡!又不是不知道阿福我對美酒過敏的體質……嗜好美酒比性命還重要的阿福我……居然有這樣一個要命的體質……可惡……   ……阿福我號稱是千杯不醉……沒錯……但那僅僅限於普通程度的美酒……要是喝到上好的佳釀……   ……唉……傷心事不提也罷……單單兩杯二十年的花雕就醉了一個時辰……這五十年陳的女兒紅……   ……唉……   ……最多只有喝一杯的福氣……   ……真是福比天高……命比紙薄……   這個世界上還有比我阿福還要可憐的人嗎?   “再不喝的話,連這一杯喝不喝得到都有問題了哦!”老爺在一邊說著風涼話。   我知道,老爺這種怪癖多多的人,說的到做的到,說不準真的要跟阿福我搶這杯酒喝呢……   一邊流著幻想中的血--其實我是想流淚的。但是基於男兒流血不流淚,我只能流著血--一邊用最複雜的心情,細細的品味著難得的美味佳釀……   抿一口……細細嘗細細嘗……再抿一口……回味回味……再一口……   ……酒香在口腔裏流轉……在肚子裏打著轉……在鼻子前面飄來飄去……   嘴巴裏喝的是美酒……肚子裏放的是美酒……鼻子裏嗅的是美酒……   ……人生最大的快樂莫過於此……哪怕就此醉倒在美酒裏……長身不起……也是心甘情願……   10   ……心甘情願的醉倒在美酒裏……我只是隨便想想而已……結果真的醉倒了……還睡了好久……   看看天色……睡了該有三個時辰了吧?天都黑了……不知道老爺的晚餐吃了沒……   舀了盆水洗把臉,意外的看到脖子上多了兩個紅印子……一時吃驚……差點把布巾給丟了……還以為時間倒流了……   ……直到看到水面上那張圓圓胖胖的臉,恍惚間才回過神來,一時失笑。   還以為早就忘光了呢……   稍稍定了下神,繼續把臉洗完,整理好儀錶。   水端到外面去倒掉,布巾掛在臉盆的架子上。桌子已經收拾好了,應該不會是老爺收拾的吧?估計百分之兩百是陳伯的傑作。   坐在床邊,想要理出些什麼頭緒來,但是腦袋裏一片空白,不知道自己希望想些什麼。只是覺得好像有些什麼千頭萬緒的攪得心裏亂亂的。但仔細想想,卻又好像沒什麼好想的。   靜靜的坐了一會,實在沒有什麼建設性,乾脆把什麼思緒都拋開。問題是需要解決的。   不是光想就能解決的事情,就不要一直坐在這裏瞎想。我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我了。以前的一切既然決定了要拋開,就不該再揀回來。人都是會改變的。特別是經歷了時間。   我從來沒後悔過那時候做出的決定,又何必讓那時的思緒幹擾現在的我?   很乾脆的站起來,去廚房開始揉麵粉做點心。   麵粉用雞蛋做水,揉啊揉啊揉……豬肉跟冬筍剁細……活在一起……放鹽和雞蛋……加料酒醃一下……   鍋裏盛滿水……先把蒸籠蒸上……熱一下……拿擀杖過來,擀水餃皮……   慢慢擀……擀得薄薄的……拎起來看一下……還不夠……繼續……再拎起來看一下……淡黃色半透明……可以了……繼續下一片……   慢工出細活……反正老爺不是已經吃了就是還餓著……已經吃了當然已經不餓了……沒吃的話也不差這一小會兒……繼續餓著好了……饕餮嘛……為了美食餓一會還是值得的……   擀好十張皮……包上餡……包得漂亮些……放進小蒸籠……繼續擀皮兒……   餡包完了……還剩幾張皮……   看著蒸籠上一直悠悠的向上飄的蒸汽發呆……   突然,我起身,拿了幾個辣椒跟薑,還有紅豆沙,開始一起剁!   ……   把蒸籠依次放進食盒,順便做了蘸醬也放進去,蓋上盒蓋--   ……老爺……你的晚、餐、來、了!   隨便忙活了一會,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。老爺的房間裏點著蠟燭,火影搖晃中,窗影亮一下,暗一下。映出老爺側身坐在桌前看書的剪影。   推門進去,老爺書已經放下來了。盯著我--的食盒看。   當然當然,老爺不僅鼻子靈敏得可以媲美某種動物,武功高強,當然也能聽得到阿福我的走路聲。   “阿福啊,你存心是想餓死老爺我嗎?”裝作很可憐的聲音……   “哪里哪里……冤枉啊……阿福我這不是做了水晶蒸餃過來了?”掀開盒蓋,蒸汽不斷的冒出來,在冬天的冷氣裏,泛成白霧一片……   皺著鼻子嗅嗅,老爺半閉著眼睛誇獎:“阿福啊,你做的東西是越來越香了呢……”   把蒸餃跟筷子、蘸醬放好,自顧自找個位置坐下來。一切都跟平時沒有差別。   老爺拿筷子夾了一隻餃子,吹了吹,一口咬了半個細細嚼。   第一個餃子吃完,第二個餃子的吃法就不一樣了。先小小的咬了一個口子,放進醬裏蘸一下,然後整只咬進嘴裏細嚼慢嚥。   不愧是美食家,知道怎麼吃才能吃出最好吃的味道。第一只是吃餃子的原味,第二隻才是真正的品嘗醬跟餃子結合出的美味。   不過,今晚我可不是來專門侍候老爺吃餃子的。   “老爺啊--”拖個長音,引起老爺的注意力。   “什麼?”一邊細細咬著餃子的老爺,一邊漫不經心的問。   “我房間裏好像有什麼蟲子。今天被咬了好大兩個印子。”一邊皺著眉苦惱的說,一邊露出頸子上兩枚紅印子。“是不是有什麼藥殺一下啊?”   看到兩枚紅印子,老爺的眼睛瞬間亮了一下。   注意力暗中完全鎖定老爺表情的我,可沒漏看了這一眼。   看來不用心存僥倖了。犯人是老爺鐵定沒錯。 “你以為這是蟲子咬的?”老爺放下筷子,拿手巾擦下嘴角跟手,斂著眼看我,慢條斯理的說。   ……   我當然知道這不是蟲子咬的。只是希望老爺你不知道而已。   “當然啊。難道不是?”我反問。   說是吧……拜託……   老爺突然微笑了一下。這一個微笑無比奸險,顯示出極大的陰謀。   “呵呵,這個當然不是蟲子咬的。要不要我來示範一下它是怎麼出來的?”說完,老爺還露出一點牙齒,顯然挺有興趣。   ……但是我沒興趣啊……聽到老爺這樣說,立刻後退三大步。   “老爺啊,我都這樣犧牲了,您也就配合一下,粉飾太平多好……”   一點都不瞭解阿福我的苦心啊……   可是,聽到我的話,本來心情頗好的老爺,突然眼睛眯了起來,臉色也陰沉下來。   ……我有做了什麼讓老爺不高興的事情說了讓老爺不高興的話嗎?立即反省了一遍--   沒有啊!老爺完全沒有生氣的理由啊!虧我阿福還這麼為老爺著想的……   “你知道這是什麼?”陰沈沈的語調……   這還用的著問嗎?哪怕阿福我真的是個白癡,我也知道啊。“這不是吻痕嘛!”   不知道老爺吃錯了什麼藥,臉色一下子從陰沉變成漆黑……真的跟墨汁一樣黑……   ……老爺應該不知道我做了特別的餃子吧?剛才不該做的……老爺今晚心情指數不穩定……現在不知道為什麼都這麼恐怖了……吃到可愛的怪味蒸餃還不殺了阿福我?   “吻痕……”聲音好像從牙縫裏避出來一樣……“你居然知道……難道你在哪個女人身上咬出來過……”   完了……青筋都爆出來了……額頭上一道一道的……老爺太瘦了……才會看得這麼清楚……像阿福我的話……即使再怎麼生氣……估計青筋也爆不出來吧……   ……   “啊--”慘叫一聲……   別懷疑,是阿福我的慘叫--   老爺呀,不要咬我……我知道你晚上心情不好……但是咬阿福難道心情就會變好嗎?我記得我已經離你離得遠遠的了……怎麼一瞬間老爺的牙齒就印在了我的可愛的頸子上了……   --痛痛痛……我知道老爺你的力氣大……不要拿阿福我做試驗啊……鐵定咬出血來了……   嗚嗚嗚……難道老爺改行做蚊子了……?   “沒有啦沒有啦……”   想起來之前老爺問的問題我還沒回答,然後老爺才咬我的,阿福我立即火速脫口而出。“我沒在女人身上咬出來過啊!”   感覺老爺牙齒放鬆了一些,脖子上火辣辣的痛……鐵定流血了……老爺的嘴巴跟蚊子一樣尖……一咬一個洞……   ……還好還好……真的沒咬過女人……老爺不會連這個也妒忌吧……?   搞不懂老爺的想法……又是一個怪癖……難道老爺也沒咬過……才在阿福我的頸子上做試驗……?   --“啊……老爺……阿福我錯了……”   又咬了一口……狠狠的……不過是不小心又神遊了一下嘛……想些東西自娛自樂還不行嗎?   “真的沒咬過……?”聲音從緊咬著的縫隙中透出來。   “真的啦真的啦!老爺--痛……”我慌忙回答。   看樣子答案合了老爺的心意。因為老爺“呼--”的一下又在桌子前坐著了。如果不是脖子上針刺一樣的痛著……還真以為阿福我剛才是在做夢呢……   老爺今晚情緒古怪……為了保險起見,趕緊撤!   “老爺……餃子都冷掉了……阿福我拿去熱一下……”快手快腳趕緊收拾……   “不必了。涼了有涼了的味道。”老爺心情好像頗好的樣子,拿筷子夾起一個餃子。   ……都說女人心海底針……我看老爺的心情才奇怪呢……   扁扁嘴角,很小心的控制角度不讓老爺看到。瞄一眼老爺的臉色,老爺正把一整個餃子放進嘴巴裏--   “啊--”   ……   二重慘叫……一聲是阿福我的……另外一聲當然是老爺的……   ……慘了……   老爺好死不死……偏偏在這個時候吃到阿福我做的加料蒸餃……   小命不保矣……   一個字--溜!   立即趁著老爺咕嚕咕嚕喝水的時候腳底抹油,趕緊溜……   ……   又忘了……老爺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厲害……   --“阿福……”   威脅的聲音……“這是什麼?!”   “哈、哈哈……”困難的打著哈哈。老爺啊~放過阿福我可愛的脖子吧……   “剛才做餃子的時候,不小心把做給自己吃的餃子弄丟了……”裝作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。“我一直找一直找,就是沒找到……結果現在知道了……因為做得太像了……下次我會注意的……這次就饒了我吧……”   12   “真、的?”老爺咬牙切齒的問。老爺那看起來尖尖的牙齒……好像對阿福我的脖子很感興趣……   “真的,真的。比真金還要真!”我趕忙回答。即使我是故意要給老爺吃加料的餃子,現在抵死也不能承認的。   怎麼說也給老爺煮了三年的飯菜了。老爺的弱點我阿福可是瞭解得不得了。那就是--超級怕辣!   哈哈哈哈……   ……不過現在可不是得意的時候……我可憐又可愛的頸子還在老爺的手裏呢……   “剛才你是不是叫了一聲?”老爺臉色陰沉。   ……   “我還沒吃你就驚叫,是不是說明你知道哪些是你自、己的餃子?”臉色越來越黑了……跟剛才吃到加料蒸餃的時候有得一拼……危險……   唉……失策失策……小命不保矣……   “既然是你自己的晚膳--我也不為難你。”老爺微微勾了下唇角,但阿福我怎麼看也沒看出老爺有絲毫的笑意。“你把它們都挑出來吃掉,我就饒了你這次的失、誤!”   “快點吧。免得我等下又要改主意了。”   頸子在人家手裏,我還能怎麼辦?   可憐阿福我,只能苦著臉,乖乖的點頭,一個一個的仔細觀察著我精心包裹的蒸餃……   一個……臉皺皺的一口塞進嘴巴裏……慢慢嚼慢慢嚼……眼眶發紅……咽下去……   ……又一個……繼續慢慢苦著臉嚼啊嚼……咽下去……   看到我苦著臉的樣子,老爺臉色明顯的好看起來。果然是喜歡看我阿福痛苦的樣子嘛……對阿福我來說,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呢……   老爺的毛手開始在阿福我的頸子上游來游去……麻麻癢癢的……非常時期……忍了……   繼續找繼續找……又一個……夾起來……蘸點醬好了……我自己做的醬的美味……當然自己最瞭解……放進嘴巴裏細細嚼……當然沒忘了繼續苦著臉……   ……好好吃……老爺不知道……阿福我其實最喜歡吃辣了……哈哈哈哈……   臉整個的皺起來……因為太好吃了……眼淚跑出來了……阿福我只要一吃辣……眼睛就受不了……不過我還是最喜歡吃辣了……   又找到一個……蘸上醬放進嘴裏……閉起眼睛享受……眼淚也順便眨掉……熱熱的……軟軟的……   ……   ……!!   熱熱軟軟的!   猛的睜開眼睛……老爺的臉呈現出最大狀態出現在眼前……我記得老爺最怕辣的……我嘴巴裏應該還有辣椒在……   老爺在吻我。我當然不會裝傻裝到當做不知道的程度。   但是老爺為什麼要吻我?   再怎麼自戀,我也不會相信老爺是愛上我了。上個月老爺還天天上棲鳳樓聽曲賞舞的。難道老爺好奇吻男的跟吻女的有什麼不一樣嗎?   最近的老爺越來越奇怪了。以前的老爺也很古怪,但阿福我很久以前就天天聽著老爺的閑聞逸事,偶爾看到老爺風流倜儻的出現在酒樓裏,對老爺的行為模式倒也算熟悉。   現在的老爺真是古怪到連阿福我也無法理解的程度了。   --詭異啊!   “……”唔!被狠狠的咬了一口……   今天難道是阿福我的大凶之日?怎麼不是被吻就是被咬,再不然就是被老爺黑著臉瞪。現在除了脖子上的傷,嘴巴上也有傷口了……   咬了一口以後,老爺的唇不再安分的繼續流連在唇上。吻技出色的老爺舌頭滑溜的滑過唇縫,探進阿福我的嘴裏。   ……老爺呀,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情?   不出阿福我的所料,老爺的濕滑的舌頭進來溜了一圈,立即退了回去。別忘了,阿福我嘴巴裏還咬著辣椒蒸餃呢!   在唇上停留了一小會,老爺放開我的嘴巴,退了開去。微微歎了口氣。   “阿福啊,你不會閉著眼睛嗎?真沒情調啊……”   ……   “老爺,肚子餓的話,蒸餃還多著……再不然……阿福我給您做去……不用跟阿福我搶蒸餃吃吧……您不是不吃辣的嘛……”   老爺定定的看了我半晌,終於歎著氣說--“阿福啊,我還以為你變聰明瞭,沒想到你比以前還要傻了!”老爺搖了搖頭,繼續說,“以前還以為你在裝傻呢。現在才知道,你真的是很傻呀!”   大大的睜著還含著淚水的眼睛,我傻傻的問--“老爺,那我的餃子還要不要吃呢?”   “唉--”老爺長長的歎了口氣。“不用了。你先回去吧。不用收拾了。”   得到解放令的我當然從善如流的轉身要走。只聽得老爺身後傳來幽幽的聲音,“阿福啊……你是真的不懂嗎?什麼時候才知道……”   我支著兔子般的耳朵仔細聽,但老爺終於還是沒有說出後面的話。   放心放心了。麻煩的事情至少還能避上一陣子。   13   回去美美的睡了一覺,天未亮就起來煮粥給老爺當早膳。稍微考慮了一下,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,還是給老爺熬鍋補氣的粥調理調理。   不管老爺是不是“內虛”不行了才變得越來越古怪,給老爺補補總是沒有錯的。說不得老爺一把火上來,就去棲鳳樓找小紅小蘭的熱鬧熱鬧呢。   說煮就煮。先去總管那裏領了些肉蓯蓉和生薯蕷,到大廚房後面捉了只黃雄雞,來罐雄雞粥真是最簡單不過了,府裏材料都有現成的。   把雞宰殺,去毛剖肚,去掉內臟,用了不到一刻鐘。不錯不錯,速度沒慢下多少……洗乾淨後,切成小塊先放著。粳米洗乾淨,把雞塊、生薯蕷、肉蓯蓉一起丟進去,小火慢慢熬。拿個竹勺慢慢攪……煮粥就要小火熬著才香……就是要一直攪比較麻煩……不能偷懶……   熬粥最花時間不過了。手都攪酸了,一個時辰以後,看看總算差不多了,放些鹽和調料,拿個白玉瓷碗,放個白玉瓷的調羹,把粥盛在青花大瓷碗裏,蓋上蓋子,一同放進提盒。   抬眼看看天色微亮,雖然陳伯還沒來催,現在就先給老爺送過去吧。   今早也挺古怪的。往日陳伯一個大早的就等在廚房外了呢……   提著食盒,一路晃悠晃悠穿過小徑和石橋。今早的僕役們起得還真晚。太陽都快出來了,連個人影都沒有。真是比阿福我還要懶呀!平時一大早就看到他們打掃的打掃,擦拭的擦拭,今天怎的都睡晚了不成?   繼續走繼續走……漸漸的覺得有些不對勁起來……再怎麼懶散睡晚了,僕役們也不會一個個全都一起睡晚了吧?何況地上牆角的,還能看到掃成一堆堆的落葉,偶爾還有一個兩個掃把……出什麼事情了嗎?   前面就是老爺的碧梧院了。轉過一個假山,卻見密密麻麻的人擠了一圈,這裏七個,那裏八個,趴在假山後面的也有,躲在大樹旁邊的也是,初見的人毫無疑問會擔心假山大樹會不會被這麼許多人擠的塌掉。倒是府裏的人都司空見慣了這個情形。這只說明一件事情--   又有八卦了!   繼續沿著假山間的小路向前,一道又一道妒嫉的眼光掃射而來。阿福我雖然可以稱得上細皮嫩肉的,這些個眼光倒還傷我不到。   怎麼樣?妒嫉我阿福可以光明正大的去看戲嗎?妒嫉吧!阿福我就是要光明正大的去看戲了!   老爺的房間門開著。老爺跟陳伯站在房間外面呢。除了老爺和陳伯,王知府居然也在,另外一個毫無疑問當然是知府大人的千金咯!   看來不是我阿福說話的時候。找了個看起來順眼的地兒站定,靜悄悄的也不出聲,所以一時間老爺他們都沒看到我阿福。   假山後面確實是個看熱鬧的好地方。躲了這麼多個人,在院子裏掃上一圈,居然一個人也看不見。無怪乎府裏個個都是八卦高手,可是環境使然呢!   “爹爹……”王千金未語淚先流,一雙眼眸霧氣氤氳,真正是見者愛憐--   不錯!這一招可以先學起來。以後教導女兒的時候,一定要讓她學會。以後要騙個十個八個帥哥美男的,鐵定不在話下!   看到女兒惹人憐惜的模樣,王大人對她微微點下頭,轉身對老爺說:“趙先生,你也看到了,小女對先生您情有獨鐘,先生既未婚配,不如老夫做主,將我的寶貝女兒許配與你,你看如何啊?”   ……好戲好戲……看來阿福我來的還是時候,好戲開場還沒多久……   只見老爺微微一笑,這一笑裏狐狸味道盡出,我阿福一看就知道老爺肚子裏有什麼花花腸子!看來這王小姐想嫁進來,可就難了。   “王大人,趙某一個小小商人,怎麼敢高攀呢?”輕輕一句話推了過去。   士農工商,商人位列最末。以知府的身份,與商人結親,地位掉了可不止一點而已。   王大人卻毫不在意的說:“這點你放心好了。等你跟玉荷結了親,再考個秀才舉人的,不就得了?讓你考個狀元我沒辦法做到,但是秀才什麼的這點小事我還是能做到的。”   ……果然是個當官的。說出來的話就是大氣!人家十年寒窗苦讀,抵不上知府一句話。難怪那麼多讀書人娶了官家小姐……所謂才子佳人,有多少是兩情相悅的呢?   輕輕吐出一口氣。又胡思亂想了。不是把以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