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睡a包子

關於部落格
腐女專用OwO"不喜歡別進來喔!!!>W<
  • 34420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相良友繪-愛的偵緝行動2愛情大陷阱

“——喂!員警先生你有沒有在聽啊?!” 這位“二十歲的女性被害者”從椅子上跳起來,朝著員警咆哮著。 因語氣激動而搖晃的長髮,以及修剪完美的指甲,讓她看起來就象一直肉食獸一樣。 她充滿魄力地睥睨著我,盛氣淩人地說:“你把我叫到偵訊室已經一個小時了,這算什麼態度啊?” “我說這位小姐……” ——這句話應該是我說的吧? ……我——黑川睦月硬生生把已到喉頭的話給吞了下去,僵硬地對她微笑。 被關在這裡將近一個小時的人是我耶,就算要歇斯底里也應該是我才對! 不過撇開法律和工作不說,我的確也滿同情她的。 也難怪她把對於男人的怒氣發洩到我身上。 ——一個女人,辛苦地工作了一整天,一回家就被闖空屋的陌生男人給偷襲,你能要求她的脾氣好到哪裡呢? (那的確是個恐怖的經驗……她也算是這一連串事件的被害人吧……) 我邊聽著對方繼續叫駡,邊把目光移向手邊約有十公分厚的資料上。 ——“住吉町連續強盜施暴事件資料”。 我苦澀地凝視著自己用麥克筆寫在第一頁的這幾個大字。 這個案件目前正由刈穀警局處理中,而且不僅是我局內的其他人也對這件案子感到棘手萬分。 現在只要你訪問局裡的任何一個人,問他們哪個案件最令人頭疼,這個案件絕對會無庸置疑地勇奪冠軍。 因為這個兇惡的犯人專挑單身女子的住所下手,戴著面罩闖入後,就劫財劫色。 目前已經由三位美女受害了! 這可是連續犯案耶!就算判他兩三次死刑也不為過吧! 其中一位被害人企圖自殺,另一位則精神受到了重大打擊,目前正在住院休養中。 身為員警的我,怎麼可能一點感覺都沒有呢!……而且也不止我一個人感到憤怒。 雖然這不是刈穀警局所負責過最大宗的案件,卻是相當嚴重的一個案例。 刑事課的每位同事都盡力想要早日把犯人逮捕歸案。 ——不過……現實總是殘酷的。 我們雖然盡力搜尋,但被害者卻已經增加到四個人。眼看手上的資料越來越厚,在輿論的壓力之下,連上頭都開始對我們施壓,加上還有其他案子要調查,所以目前已經呈現人手不足的狀況了。 就是說,現在整個刑事課都充滿了難以排遣的高壓。 連我也開始抱著“就算抓不到人,犯人也一定會有報應”這種阿Q想法了。 我也不願意這麼想啊! 可惡!為什麼我非得這麼痛苦不可? ——不過為了我們全體警員的名譽,我得想各位解釋一下。 根本就沒有線索,也沒有強力的物證! 雖然有體液和指紋,但也得要有疑犯才能找到人來做對比啊……問題是目前連嫌疑犯都找不到! 我們只能在被害人出現的時候,像個傻瓜一樣做著徒勞無功的搜查工作。 這樣要怎麼破案啊?! 就算是再有名的偵探,要是沒有類似腳印或者是火柴的物證,根本也找不出任何蛛絲馬跡啊! 而且,這個案件在搜查上還有一個難處。 由於受害人都是女性,她們協調調查的意願並不高,而且幾乎每個都說“不是記得很清楚”,所以完全讓偵察方向陷入五里霧中。 你明知道她們不是在說謊,但是,一看到她們說“我不大記得當時的事了”那種痛苦的表情,也很難再追問下去吧? 而唯一敢向警方挑戰的,就是這個正在咒駡我的第七位女性受害者。 她雖然是受害者,卻是唯一一個拿者鞋箱旁邊的傘,跟犯人搏鬥進而擊退的人,而且她還對逃走的犯人放話,說:“你這個王八蛋給我站住!” 這可是一般市民難有的勇氣啊! 別說拿傘格鬥了,就算是最後的那句嗆聲,也不是那麼輕易就能說得出來。 犯人這次可是找錯對象了,還以為是個楚楚動人的美女,沒想到詩歌河東獅吼。 總而言之,這次的案件為我們的偵察方向帶來了一絲曙光。 看她那麼有勇氣跟犯人對抗,還讓對方犯案未遂,說不定她還記得犯人的長相呢! 所以,我趕緊從龐大的資料中找出一堆疑犯的照片,想讓這位勇敢的受害者能夠幫忙指認。 當然,再偵訊方面也得小心謹慎才行。 會挑這個殺風景的偵訊室是因為,一來不怕被別人聽到,二來考慮到可以讓被害人比較好說話,所以挑我來負責偵訊。 因為比起一臉凶相的員警,象我這種中性又氣質柔軟的人,應該比較可以讓對方敞開心胸吧! ——在我的立場上說,這種理由可讓我有點介意呢!意思就是說我沒有男子氣概,一點也不象一個刑警咯?! 不過,像我這種菜鳥能負責偵訊大案子的被害人,某種程度上來說,已經算是一種變相的拔擢了。要是我抱怨的話,就實在是太不知足了! 總而言之——現在是我好好表現的時候。 所以我儘量發揮自己的特色,努力得體恤被害人,繼續問話…… 沒想到還真是難啊! ——我下定決心,再度挑戰已經不知道受挫幾次的任務…… 當然,也沒有忘了掛在臉上的笑容。 “呃……請問一下你跟犯人當時拉扯的情況……” 結果,我的話還沒有問完,她的眼角已經吊高了起來,然後狂搖著頭,用完全抗拒的態度不斷大叫。 “我受不了了!我再也受不了了!” 受不了……?我都還沒有問到重點,她卻像發瘋似的焦躁扭動著身體,繼續吼叫著。 “你們這些員警還不都是男人!這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吧!” ……被她那麼一搶白,我也不能坐以待斃吧? 只好小心翼翼地向她解釋。 “不,不是……” “什麼不是!你以為只要傻笑就沒事了嗎?” 太、太過分了! 她的憤怒和輕蔑的眼神,就像把我的體貼與好意踩在腳下蹂躪一樣。 就這樣,我們的偵訊工作持續了將近一個小時。 “你們這些員警對我們‘受害婦女’太不夠細心了!所以才會……” 然後就念念念念念……個不停。 我努力地告訴自己要忍耐。 所以,表面上說著“很抱歉……”,但心裡…… (你有脾氣我就沒有嗎?我又不是犯人……) 接著我轉念又想。 (雖然我跟犯人一樣是男人啦!但是……) 我開始分析起自己的個性。 ——她說“我們這些男人”,好象是把我跟犯人放在同一條船上一樣。事實上,我並沒有做過什麼壞事啊! 而且天下男人那麼多,我可是那種討厭犯罪,誓將她們逮捕歸案的類型呢。 也就是說,我是人民的保姆。 女性同胞應該要對人民的保姆好一點吧? 而且撇開工作不談,在私生活上我也沒有騙過或惹過女人傷心。 ……我可是渾身洋溢著清純氣息的好男人呢! ——說來丟臉,我可是二十四年來都沒有什麼女性經驗…… 唉…… 只有兩個男性經驗……不!這種悲傷的記憶,應該早已經被我塵印在記憶的深處了才對! 唉……不行,我又陷入自虐的模式種了。 睦月,要以工作為重啊!你可是員警呢! 擦掉眼淚,加油吧!黑川! GO!GO!睦月! I GET!睦月! “……所以我說……” 我趁她在怒駡的空隙溫柔地安慰著,邊借機導入正題。 我把我的誠意集中在眼神中凝視著她,熱切地開口。 “我們也以早日逮捕犯人為己任,時時刻刻地努力著,絕不能容許這種犯罪的存在!” “……” 我吞了一口唾液,說出偵訊的重點。 “——你到底有沒有看到犯人的……” “又來了!你到底要我說幾次?你這種問法只是在挖被害人的舊傷而已!” “我非常瞭解你的心情……” “你才不瞭解!你完全不瞭解!” “……” 那要我怎麼辦?我強忍著想罵人的衝動,沮喪地垂下肩膀。 ——難道就這樣惡性循環下去嗎? 我哪裡不夠細心啊?! 我們都那麼努力了,還敢說我們怠慢?! 那些媒體都去死好了! 沒想到這位小姐接下來的發言,對我卻造成比媒體報導更重的創傷。 “你從剛才就一直說很努力,很努力的……那為什麼找你這種看起來一點都不牢靠的員警來偵訊我?!” “——不……不牢靠……?” (這是什麼話啊?!) 我臉上的笑容在瞬間消失。 我不能接受這樣的說法! 簡直太失禮了! 我才想嚴重抗議的時候,又被她接下來的話給打沉到海底去了。 “……我從來沒有見過,也沒有聽說過又可愛系的刑警啊!” “可……可是……” “你連吃驚的表情都很可愛,平常一定被誤認為高中生吧?” “高……高中生?!” “你真的是員警嗎?” 誰來把這個女人給我拖出去…… 我氣得差點翻白眼,暈厥過去。 我表情僵硬得看著她那長完全沒有惡意的臉。 先冷靜下來再說。 成熟的男人不能太衝動。 這位女受害人才二十歲,況且現在的年輕人本來就不懂禮貌,大概被事件給嚇傻了,才會有這樣突兀的反應吧…… 我要是真的生氣的話,就太幼稚了…… (——沒錯,幼稚就是我的缺點……) 就是因為個性太急噪,才會被人說我是高中生。 我冷靜地反省著自己的幼稚。 仔細想想,我不該對她的反應生氣啊! 而且她說得很對,不是嗎? 我是菜鳥一只有兼幼稚,連外貌都反映了我的內心。 娃娃臉加上女人臉。 連身高都只有一五六不到。 皮膚白得跟鬼一樣,又瘦又小…… 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充滿男子氣概的員警。 沒錯,連我自己都已經自卑了很久…… 而且,從以前就常發生刺激到我自尊的事件。 比如說在夜路上被抱住,要不就是被朋友偷襲,或是遭遇到色狼,被人偷窺等等,不管走到哪裡,都大受變態歡迎! 看來我天生有吸引那種變態的體質…… ——但是,別以為我是連內心都如外表般柔弱的人! 我要鄭重向大家澄清。 我雖然是天生楚楚可憐的體質,但是生活方式卻是清潔而廉白的。 遇到變態就反擊,被中傷或者懷疑也不會以忍耐的方式解決。而且多虧這些歷練,才能讓我的身體練就了不錯的反應力和靈敏度。 所以,我才能在成為員警之前,成功得保住了我的貞操。 ——直到分發到刈穀警局,遇到那兩個人……那兩個棲息在司法機關的惡魔……那兩個隸屬于刈穀警局的變態雙璧之前…… 說到這兩個棲息在司法機關的惡魔以及刈谷警局的變態雙璧就是…… 日沖和廣跟本橋藍! 如果說我在遇到他們之後,變得完全不相信神的存在,這可是一點都不誇張。 因為要是有神的話,怎麼能讓那種惡魔,而且還是以負數形態存在於離我那麼近的地方呢? 而且……我的貞操為什麼又會被他們給奪走呢?神啊~~您倒是給我解釋一下啊! ——難道是我太大意了? ……不,我敢保證沒有!絕對沒有! 誰會直到警局裡居然又惡魔棲息呢? 一個英俊到連當紅男藝人也為之汗顏的前輩刑警,一見面才剛自我介紹“我叫日沖”之後,就立刻奪走我的嘴唇,還說什麼“你是天生的被虐狂,當我的奴隸吧”,然後就偷襲我! 還有,誰能預測一個完美的高級精英,會突然對你說“我想要渾身是血的你”,然後突如其來的偷襲你啊? 而且被這兩之惡魔奪走貞操的我,還失態地說出“願意當你的奴隸”之類的醜話,完全醜態畢露…… ——這種事情誰能預測啊? 想到過去的種種,真覺得自己超級不幸…… (想當初我剛來這裡就任的時候,還是個清純又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年輕人啊……) 只不過是幾個月以前的事哩……我空虛地遠眺鐵窗外的天空,開始懷念過往那單純的自己。 呼呼呼……還發出幾聲自嘲的微笑。 當時的我,對員警這個職業抱著很大的夢想。 我幻想著自己能夠成為一位名為“鬼XXX”開頭,令人聞風喪膽的幹練刑警,颯爽地走在警政署的走廊上。 就像警匪劇一樣,帥氣的我總是眾人談論的焦點。 ——“那、那就是傳說重的黑川刑警嗎?” ——“是啊!聽說他破了不少懸案呢,是個超級優秀的刑警!” ——“哇!!太棒了!我好崇拜他哦……”(陶醉) 以上這些對話都是後輩刑警對我的評語。 受到後輩刑警們的崇拜…… 就像連續劇般,俐落地偵破每個案件的華麗刑警生涯。 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! 然而…… 唉…… 我完全忘記了眼前的女性受害人的存在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哀怨當中。 “你幹嘛歎氣啊?” “……唉……別提了……” 我一臉沮喪的表情果然觸到了她的地雷。 “你是把我當傻瓜嗎?還是只想把這次當作是未遂事件?你說啊!” ——傻瓜?我哪敢啊! 我真的可以體會她的心情。 因為我所憧憬的刑警生活,早就不知道煙消雲散到哪裡去了。 為了不二度失去貞操,我每天都過著戰戰兢兢的生活。能平安度過了今天,都是一件萬幸的事情! (就像今天早上……差點又掉入了魔掌……) ——不,應該是半陷入了。 我痛苦的記憶又增加了一個。 “——這是的,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!” (沒錯,你說得對!男人的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!) 我在心裡強烈地附和著她的評語,邊想到今早在上班途中換內褲的悲慘記憶。 喀噠、喀噠、喀噠…… 站在如平常一樣擁擠的通勤電車裡,今早的我內心突然充滿了莫明的不安。 (對、對了……那時候好象也是這種姿勢……) 我想起了第一天上班的事情。 (……我從那天開始,就對擁擠的電車產生了恐懼感……) 原因? 那是我踏出顛簸的第一步啊! ……誰會料到在第一天上班的電車上,就會遇到色狼呢? 而且還被變態兼虐待狂的同性戀上司日沖看到,這根本就是我人生的污點!人生的絆腳石啊! 現在回想起來,雖然不至於羞恥到想要臥軌,但對我的心靈也造成不小的創傷。 早在幾百年前,我就提出想要開車上班的申請,但是一聽到要在申請書上填上明確的理由,而且還要交給負責處理的女職員,這叫我不斷念也難啊! “因為我遇到色狼。” 要不就是“我怕會被日沖刑警糾纏,以及懼怕他下流的眼光……不,這已經不是看就可以解決的事情了!” 這叫我怎麼寫得出來啊?! 我死也不要白紙黑字地寫給別人笑呢。 所以,我再怎麼不願意,也只能每天皺著眉頭搭電車上班。 不過,我當然也會保護自己啦,不是換搭另一班車就是換車廂坐。 一點也不敢懈怠。 (但為何獨獨今天如此心神不寧呢?) ……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。 誰叫這個姿勢會勾起我傷痛的記憶呢? 我身體的方向,還有頂在門上的手,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熟悉。 (那天好象也是整個車廂擠得滿滿的,我就這樣無法動彈得被固定在門前,等到發現的時候……) 現在回頭想想,為何當時沒有立刻發現被摸呢? 一想到那雙手的感觸,我就全身起了雞皮疙瘩。 ……到現在我才知道。 那不是摸錯,根本就是完全故意的……就象現在這樣用掌心握住我的臀部,象蜘蛛一樣緊緊貼住…… 然後…… 那雙手…… ——我突然覺得一陣涼。 “唔……” 那非想像而是真實的感觸,讓我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。 (不……不會吧……!) 這、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! 因為想像不會有溫度吧? 我怎麼能讓你得逞?! 我知道自己又倒楣地遇到電車色狼了! 那真的是色狼的手…… 那手掌貼上我的臀部…… 等一下,為什麼是現在進行時?! 也就是說,那雙手正如我記憶般地貼在我的臀部上。 貼著……然後…… (哇啊——幹嘛亂摸了?!) 他緩緩地揉捏摩擦…… 我異常艱辛地忍住差點沒響徹在六節車廂裡的叫聲,但是真正的衝擊還在後頭…… ——哼! 我突然聽到耳邊傳來嘲笑的聲音。 那聲音如此的熟悉……正當我努力搜尋記憶的時候,那聲音又繼續在我耳邊響起。 “很好!好!早上能夠聽到喘息聲也不錯。” “——不會吧!日沖……你、你怎麼會在電車上……?” (他應該不是搭電車上班才對啊……) 我凝視著眼前的玻璃窗。 站在我身後的的確是有著寬闊肩膀,充滿威嚴感的日沖。 沒錯,沒有人會將他認錯。 “睦月,沒想到這麼巧遇到你。” “神啊……請告訴我這是一場噩夢……” “看來我依照本能搭電車的選擇是對的,一早我就感覺你在這裡呼喚我……” 他一邊笑,一邊捏住手中的“膨脹”。 “唔……啊……” 誰、誰來救救我啊?! 不,我死也不能呼吸! 你這種人……你這種人……最好得馬上風死掉算了! 我在心裡不斷地咒駡著這個大色兒。 (這麼辛苦地努力躲避是為了什麼?我要躲的人正是他啊!) 他……日沖和廣,自稱是魅惑的二十七歲。 身為我指導前輩的他,不但是個正港的虐待狂,還是一個破壞我人生的同性戀惡魔。 最令人火大的是,這個人明明是個“框金”的大變態,外表卻英俊地讓人無法挑剔。 高挺的鼻樑配上細長而銳利的雙眼,即使穿上一成不變的西裝,也掩蓋不住他出眾的男性魅力,可以說是完美得讓人憎恨。 看看今天的他,帥氣得連一流男藝人都比不上。 如果過著正常生活的話,相信他絕對不愁沒有女朋友,而且絕對可以過著左擁右抱的日子。 然而…… ——幹嘛有女人不抱,卻在電車上摸男人的屁股?! 他一定是前世做了什麼壞事! 我儘量壓抑自己的聲音和血壓,面對著玻璃窗對他說:“請你饒了我吧……別一早就在這種地方開玩笑……” “你這是什麼口氣?這可我們第一次相遇充滿回憶的宿命之地耶!” 聽到他說“初相遇”,我難免心跳了一下。原來他也發現,今天跟那天的情形幾乎一模一樣。 ……但那又如何? 今天,我只是不走運又遇到類似的情況而已,跟宿命一點關係都沒有。 我轉過臉,故意不耐煩地回答。 “是嗎?我可以當作什麼都不記得了?拜託請你放手!好嗎?” 我伸手繞到後面想要拉開他的手,沒想到卻一點動靜都沒有。 ——你是大力士嗎?! 我刹時一陣血氣上沖。 (不行,如果動起氣來,就會又像平常一樣中他的計了!) 我焦急地抬起眼睛,偷窺倒影在玻璃窗上的他,迎上他那微笑的凝視。 哇啊!早知道就別看了! 我在心裡用力地譴責著自己的輕率。 他的眼神裡充滿了狩獵的喜悅啊! 只差沒有伸出舌頭舔嘴唇了! 臉上完全呈現出期待虐待的神采。 糟糕……! 事態好象越來越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了。 一想到往後的發展,我不禁一陣昏眩。 在這種情況之下,我該怎麼逃跑才好呢? 抵抗?但是在這樣的空間下…… “怎麼了?你不象平常那樣嘗試無謂的抵抗嗎?” “……” 他邊嘲笑邊把手伸進了我的臀瓣之中。 我口是心非地強忍著那種麻癢的感覺,他也專挑我的敏感處折磨…… 我只能咬住下唇屏住呼吸,連反擊他都不能。 可惡!我可還有一點骨氣啊! 誰會讓你稱心如意啊! 雖然已經被摸習慣,但是我可不會連精神都被你控制! 不過,在其他乘客的包圍之下,完全阻止了我蓄勢待發的抵抗。 連全身的力量都在刹那間消失。 ……我真的很不願意啊! ……我真的、真的萬分不願意! 我下意識地捂住嘴,也不知道對誰似的開始埋怨起來。 “不是……我一點也不……” “一點也不怎麼樣?喂,如果不想變成注目焦點的話,就乖乖地站好。” 列車不規則的動搖讓我陷入痛苦的深淵。 的確……要是不小心撞到別人身上的話,身體的變化就會被察覺,搞不好還會被誤認為是色狼。 所以,我拼命穩住腳步,抓緊運動外套的前襟。 偏偏我今天穿的不是一般的外套,而是遮掩不住前面的運動型外套……如果按照他的說法,那就是……這一切都是宿命吧…… ——呼呼…… 他在我耳邊低笑…… 然後…… “恩……你這強忍的悲慘表情果然很棒……非常性感……” 他的低語弄得我的耳朵好癢。 而且,他的嘴唇隨著說話聲不時碰到我的耳朵,頓時讓我全身開始顫抖起來。 那一瞬間,我想我的表情必定因為厭惡而扭曲,而他卻是打從心底愉快地呼吸著,並頻頻揶揄著我。 我的身體的熱度跟內心的悔恨成正比上升中。 而他的手已經正確捕捉到我的中心…… ——我完全陷入了他的圈套當中。 “你讓我重新愛上了你,我好想讓你跪在我面前,哭著求饒……” “變……變……” “變態?你是說我嗎?還是指被摸得很高興的自己啊?” ——“你是被虐狂。” 我想起,他不時象咒語般在我耳邊重複的話。 不是!我才不是被虐狂! 但是,我怕自己一開口就會洩露喘息,只好緊咬住下唇。 這時,我突然發現他溫柔地把我頂在門前,還用長外套把我遮了起來。 近在眼前的玻璃窗,也因為我灼熱的呼吸而彌漫一層熱氣。 他的手就像蛇般緩緩纏住了我的下身,讓我心臟狂跳得不受控制。 好痛苦…… 但是一旦喘息,就會被旁邊的人發現我正在被色狼騷擾吧? 要是被這麼多上班族或者是女學生看到我的癡態……看到我那喘息又顫抖的模樣…… ——這簡直就是噩夢啊! 為什麼我就這麼倒楣,非得在人滿為患的電車中被騷擾? 我虛弱地喘息著說:“不……要……不能……被……其他的……人……” “——發現?原來你還會害羞啊?但是你的身體這麼需要我啊!想像一下那勃發的瞬間吧!我知道你的身體正在發熱……” “我可以讓你的幻想全部實現啊……” 他低語著,用他的大手捂住了我的嘴。 ……就是這麼回事。 可惡啊…… 一個美好的早晨居然發生那種鳥事…… ……簡直就是最致命的屈辱啊! 我忍不住要再重申一次。我真的——不喜歡他! 也不允許他那樣做! 而且,我絕對不是被虐狂! ……但是,為什麼老實出現那種“又被他怎麼樣了,屈辱啊!”的狀況呢?呃……簡單地說,就是“難以控制的生理現象”。 當然,近早的狀況也歸類于這種生理現象。 只要是男人的話,應該都可以瞭解我的痛苦吧? 而且要注意的是——我絕非心甘情願的哦! 誰叫我的上司又高大又有力氣?我可是在無法抵抗的情況下,任他為所欲為的! 這應該就叫做性騷擾了吧? 這些人真是的!完全不顧別人的想法就隨隨便便地調戲人家,玩夠了還把我當奴隸! 怎麼會有這樣的男人呢?! 啊~~~~~一想到那個同性戀豬頭就火大啦! ——根本就是社會的敗類嘛! ——無法燃燒、無法回收的垃圾! 無處發洩的我,踢椅子站了起來,順便氣勢逼人地捶了一下桌面。 “沒錯!男人真是爛到家了!你說得一點也沒錯!” “嗄?!” 她當然不知道我剛才那一番痛苦的回憶。 不過,我突如其來的爆發和尋求她的功名,想必有點嚇到她了吧! 看她合作地點點頭,我也樂得趁機發洩。 “那些好色又任性變態的男人,全都該抓到監獄裡關起來!” “……是……是啊……” “隨便破壞別人的一生和幸福……他有那種權力嗎?!我……我可是……” 就在這個時候……啪! 我身後的門突然發出巨響……打開了。 在刈穀警局除了他以外,再也找不到如此粗魯的男人了吧…… 我緩緩回頭,不情願地確定著來者。 長手長腳和完美的五官是美型的象徵。 肩負著自信和豪爽,上揚的眼角和富含深意的微笑,常讓周圍的人陷入恐慌之中……沒錯,他就是破壞我人生的其中一個男人。 “我說……是誰被破壞了人生和幸福啊?該不會是你吧?” “日沖……” 跟在他後面出場的是,另外一個超級美型男——本橋藍。 就是這兩個男人破壞了我的人生。 “不過,如果你想幸福的話,我可以立刻在這裡為你辦到……合我們二人之力。” 他說的內容雖然意味深長,直逼我的痛處,但是,那富有磁性的聲音卻響徹了整個偵訊室。 (哇啊……他今天依然無懈可擊……) 不情願的我還是依照慣例地,無法把實現從他的身上移開。 更不用說在我身後的女性受害人,一定呈現目瞪口呆的狀態吧!連早已習慣的我都會看呆了,更何況是初見的她? 老實說……在這麼近的距離下看他,的確有種近乎恐怖的震撼力。 柔軟的髮絲和清澈的眼神。 造型完美而且強壯的身材,以及出類拔萃的氣質。 他那優雅的氣息就如同高貴的王子一般,實在很難想像他家裡會有幾人用的廁所——當然,他的完美可不是外表而已。 年紀輕輕就擔任鑒識課機動鑒識班的班長,而且還是某大醫院院長的少爺,自醫大畢業的超級精英。 雖然因為某些原因不能成為醫生,但是在不同的領域也同樣優秀。 這世界上就是有這種完美到近乎虛假的人,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也大為吃驚。 當時的我因為直屬上司是日沖,所以一看到本橋就難免被他的優雅和風度所吸引,還崇拜過好一陣子。 啊啊~~~如果他是我的上司就好了。當時的我還真的那麼想過。 ——現在的話,當然是巴不得都不要最好咯。 因為……因為…… 這個“近乎完美的王子大人”,居然是個不輸給日沖的超級變態啊! 我也知道就算是再完美的人,也會有一些例如香港腳或是酒品差的缺點。 但是這位元仁兄的缺點,確實連吸血兒也自歎不如的“戀血癖”啊! 我是沒有興趣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啦,但是,那種一見到血就臉色大變地沖過來吸,甚至還會引發情欲的舉動,未免也太恐怖了吧? 而且,這傢伙居然還說對我一見鍾情,這怎麼能不嚇壞我呢? 一想到他滿臉詭異地笑這說:“渾身是血的睦月。” 叫我不發抖也難! 那可不是一句冷笑話就可以解決的事情。 我知道他是認真的,我的小命總有不保的一天。 其實,原先人家也是把他當作偶像看待啊!只要他沒有那些怪癖,看起來還是一個不錯的人。沒想到他居然自曝本性,還跟一開始是情敵的日沖聯合起來……無惡不作。 到現在,就成了刈穀警局最有名的變態雙璧,成為人人避之惟恐不及的妖怪。 不過,這樣的稱號與待遇對這對雙璧來說,簡直就是如魚得水。日沖就不必說了,連本橋都一臉幸福模樣。真是怪人處處有啊! 最後,最倒楣的人就是我! 他們根本就不避諱別人的眼光,還在那邊你一句“當我的奴隸”、我一句“我會溫柔待你”,當眾追求著我! ——雖然我曾經凋落過他們的陷阱一次,但是怎麼能讓他們再繼續扭曲及左右我的人生呢? (沒錯!黑川刑警你得振作一點才行,現在不是迷戀變態的時候!) 我收起恍惚的眼神,正色與他們面對面。 這兩人同時出現的時候,可千萬不能大意啊! ……雖然會有一點想退縮啦! “請問……兩位一起來是有什麼急事嗎?” “我剛才經過,聽到了你們的談話。” 日沖用高壓的口氣說著,邊走進偵訊室。 ——喂,你這算犯規吧? 只要是員警都知道不能隨便進偵訊室啊!在偵訊的時候,等於在跟犯人鬥智鬥力,要是被人突然近來打擾的話,一切的努力可能都會泡湯的。 所以,在有人使用偵訊室的時候,是不能像他們這樣任意出入的。 “呃……” “不用擔心,我們不會干涉你的工作。” 本橋關上門,綻開一朵如花般的笑容。 (這不是干涉不干涉的問題……) 我皺著眉頭在心中低語。 只要有他們在,我必定會受到影響。 而且,誰會願意有兩個比自己帥又美的男人在身邊礙眼啊? ——你看…… 臉上還維持著笑容的本橋,眯著眼睛看我。 ——哇啊……太耀眼了!那閃亮的目光讓我無法直視。 而日沖也決不輸給他。 這兩個人只要不開口說話,可以說都是迷死人的大帥哥。 (真的很可惜,只要善用自己的美貌,要掙到金銀財寶也絕非難事啊……) 對了! 我差點忘記了背後的女性受害人。回頭一看,她的眼睛果然多了兩顆閃亮的愛心。 真可憐……這兩個變態,在她的嚴重想必如同王子一般耀眼吧! 可惜!完全不這麼回事啊! 別說王子了,根本就是惡貫滿盈的變態拍檔。 (你的夢想,在不久的將來一定回粉碎的……) “那就好……” 我趕緊導入正題,看能不能早點把他們攆走。 “……本橋,你的工作還好吧?” “我負責的部分還算順利。” “日沖,我記得你好象負責‘連續強盜事件’吧?不是應該很忙才對?” “傻瓜……遇到我哪裡又解決不了的案子呢?” “是——哦——” 日沖高笑兩聲,還把臉往這裡推過來。 ——真是氣死人了…… 就算是前輩,這麼囂張的態度還是不太好吧? 撇開他是個變態不談,他在工作上的表現的確比我優秀得多。 可是,可不是每件案子都能那麼輕鬆偵破吧? ——比方說眼前這位女性受害人……就算是日沖也會感到棘手吧? (對了,我乾脆交給他解決就好……) 偶爾幫幫我也不算過分啊! 我這點子還真不錯。 帶著幾分而已的我推了把椅子給他,順便把資料也一併交付。 “那乾脆連案子也麻煩你好了,因為這位女性受害人說我一點也不瞭解她的心情。” “被害人的心情?當然不是我們能夠瞭解的。” “是啊……” 日沖和本橋詭異地相視後一笑。 我全身突然起了一陣雞皮疙瘩。 他們該不會又在打什麼歪主意吧?! 從以往的經驗看來,我的第六感可以說是百發百中。 “我今天聽說……” 我僵硬地看著一臉微笑的本橋…… “……你好象滿喜歡的嘛!” “……喜……喜歡什麼?” 我努力地皺起眉頭。 本橋依舊滿臉笑容地丟給我一顆炸彈。 “我聽日沖說了,你好象特別喜歡男色狼……” “什、什麼?!” 我的預想果然沒有落空! 而且還是在這樣的場合下…… 本橋啊……你怎麼能用天使一般的笑容說出這麼恐怖的事情呢? 難不成,他們剛才在走廊上也一路談論著走過來嗎?! 我的腦細胞瞬間停止活動。 我……我得先想辦法自圓其說才行! 可惜,最喜歡整我的日沖絕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。 他突然抓住我的左手,我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已經被他從身後抱住了。 “也就是說,這傢伙的身體一點都沒有抗拒力。” “你……你想幹嘛啦?!” 我的抗議完全不被他理會。 他仍舊摟著我的腰,得意地繼續說下去。 “你不是被虐狂嗎?應該最喜歡強姦遊戲吧?象早上被我一摸,沒幾下就浪起來了。摸到一半的時候還象這樣抓住我的手……” 他一邊說,一邊伸出一雙大手……重疊在我的手上。 我不曉得他想幹嘛……他抓住我的手後……嗄?!等、等一下! “——就像這樣,把我的掌心壓在自己的腿間上,就好象在說要我別離開似的……” “哇啊——拜託你住手!” 你幹嘛還真的示範起來啊?! 哪裡有人這麼離譜的! 也不看看場合! 這裡還有一般市民在耶! 他居然拉著我的手摸來蹭去…… “喂……拜託你不要這樣啦!” 他無視於我的抵抗,繼續將早上在電車力的情景再現。 “恩……剛開始他雖然試圖抵抗,可惜他天生就是被虐狂,到最後雖然嘴上說著‘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’,卻還是愉悅地承受著我的愛撫……你說對不對啊,睦月?” “你胡說!我才沒有那樣!” “我哪裡有胡說?” 我絕對不承認。 不過,眼前完全相信日沖所說的是事實的,還有一個人…… 不知何時搬來一張椅子的本橋,優雅地翹起了二郎腿,欣賞著我的災難。 完全是一副黃鼠狼的表情…… “誰叫睦月實在太敏感了?說不定他的腰還在微妙地扭動著。” “賓果!你完全猜對了!” 聽到日沖半戲謔的回答,橋本滿意地點點頭。 “那可是我深愛的睦月呢!他的任何反應仿佛就浮現在我的眼前……對了,他快要高潮的時候,有沒有差點叫出來?” “賓果賓果!這傢伙完全不在乎時間地點。” “誰叫他天生淫亂呢~~是吧~~~睦月?” 他居然對還在跟日沖格鬥的我,報以詢問的口氣。 (不過,這時候的本橋還是那麼有王子風範……) 俊美的本橋華麗地把椅子轉了一圈,然後緩緩轉頭開口。 “正如你所看到的,他是不可能瞭解被害人的心情,誰叫他天生就在不幸的行星下出生……” 桌子對面,正坐著被我們晾在一邊的女性被害人。 ——唉……我就知道。 我惶恐地看過去……她眼中的愛心早就不知道消失到天空的哪一邊,成了名副其實的“快被風化的雕像”……呃!不,是三魂少掉七魄的被害人。 (真是的……這叫我怎麼解釋啊!) 她可是一般的市民啊!如果不解釋清楚的話,可是有損我和刈穀警局的名譽。 萬一她到外面廣為宣傳,說刈穀警局是個同性戀兼變態的大本營的話,那該怎麼辦? ——一定要讓她認為我們是開玩笑的! “這、這是……” 終於掙脫日沖束縛的我,努力擠出笑容站在她面前。 “呃……不是你想的那樣!一切都是開玩笑的,真是太傷腦筋了!他們老是喜歡嚇唬別人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” ——這麼說的話雖然有點勉強,但她應該可以接受吧? 不過,我接下來聽到的,卻是她充滿同情語氣的一句話…… “不用說了,你真是個可憐的人……” 多麼精准的評論啊! 我當場啞口無言…… 2 我累得一句話也不想說。 反正災難總算是過去了…… 滿臉憔悴的我,無力地從茶水間往刑事課走去。 ……因為課長叫我過去。 這叫做“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”嗎? 好不容易從偵訊室脫身的我,一走出去就看到滿臉凝重的蓮川。 老實說,一看到他的瞬間,我已經預料到大概又沒有什麼好事了。 平常的蓮川是個戴著眼鏡的好好先生,就算在累也會保持笑容,很少面露慍色。 在那麼多的同時當中,他跟我年齡最相近,也常指導我許多不懂的地方……對努力在惡劣環境下求生存的我來說,等於綠洲般的存在。 這樣的他,用著一臉沉重的神情迎接著我。 他擔心地說:“課長叫你待會過去一下。” 我完全一頭霧水。 而且,他還問:“你是不是捅了什麼漏子啊?” 刹那間,一股不祥預感如海浪般向我湧來。 我們課長很少會把部下叫去……更不用說在這種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……要我往樂觀方向去想實在很難。 我沖進茶水間企圖平復心情,但窩了半天也理不清狀況。 唉~~~~ 我無力地歎氣,乖乖地走到刑事課門口。 深呼吸以後,握住門把—— 喀嚓…… “不好意思我來晚了……請問……” “黑川,我等你好久了。” 課長的語氣意外輕快,讓我頓時松了口氣。 整間空空的刑事課辦公室,簡直是一望無際。 在這麼忙的時候,本來就不可能還會有人坐在位子上打公文,整個辦公室只有如巨熊一般的課長坐在最裡面的位子上。 “住吉的案件偵訊得如何?一定很辛苦吧?” 他要問的是這個?! 我下意識又全身僵硬起來。 鼻子象狗一樣靈敏的媒體,該不會已經知道在偵訊室裡所發生的醜聞了吧? 看到課長對我招收,我也只好硬著頭皮走過去,像找藉口似的報告起來。 “那位女性受害人的自我防衛心十分強,目前還問不出個所以然。不過,我已經掌握到新的線索……” 從她口中問出的犯人長相,就如我之前所判斷的,果然非常清楚。 這可是大進展耶! “我立刻去畫出犯人的長相……” “先不用也沒有關係……” “嗄?!” 課長的話讓我瞬間停下腳步。 “先不用沒關係”是什麼意思? 難道已經知道犯人是誰了嗎? 還是,這種大案子不能交給我這個菜鳥辦? “請問到底……” “其實……” 課長難以啟齒地扭曲著嘴唇,然後下定決心般地挺直他巨漢般的脊背正面凝視著我。 “——到底是什麼事呢?” “你……可能會有異動。” “啊?異、異動?” “是啊。” 我會異動?! 要調到哪裡?!等一下,為什麼被調的人是我?!為什麼偏偏選在這個時候? (等等,睦月……你先冷靜下來……) 我在腦海中搜索自己會被調走的原因。 難道我是升官類型的異動? ——不,這個可能性簡直低到近乎零啊! 但是…… 要是下放的話,會調到哪裡去呢? (這個就比較有可能了……) 腦子一片混亂的我,細數這過去的種種失敗。 多到幾乎數不清啊~~~~~ ——難道真的是被下放?! 我覺得自己好象一下子被推落到沮喪的深淵,再也爬不起來了。 就算要被下放,我也要知道理由是什麼。 “對不起……” 我茫然地凝視著課長。 “——為什麼要把我調走呢?是因為我哪次的失誤?” “你誤會了,並不是要把你下放。” “那……” “這次的異動跟階級沒有關係……” 先讓我寬心的課長,接著繼續說明理由。 ——我要調到的地方,是跟刈穀市隸屬在同一個縣下的豐田市。 聽說那裡因為人口已經超過三十萬以上,再加上迅速蓬勃的發展,極有可能在近期內升格為“中核市”。 不過,隨著人口增加和繁榮發展,相對地也容易成為犯罪的溫床。 所以,為了調查層出不窮的案件,才要從這裡調人去。 “總而言之……” 課長擦拭著滿頭大汗繼續說。 “……你在一個禮拜後就要調到那裡,因為案件已經多到只有那邊的警力是解決不了的地步……” “哦……” “而且不止你,附近的警局也會派人過去。雖然適應新環境有點辛苦,但也多了一份挑戰性,不是嗎?” “是……” 課長緩緩吐了一口長氣,翻過手帕的另外一面,繼續擦拭著額頭。 (今天天氣有那麼熱嗎?) 我訝異地凝視著課長,因為被突如其來的狀況佔據心思,以至於完全沒有想到他滿頭大汗的原因。 我對自己被調動的事,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,所以現在腦海中還是一片空白。 “我想,你在豐田警局一定可以做得很好……” “是……” “那就是說你考慮要去咯?” “是啊……” 這時,課長的臉上突然啪的笑開了。 這是我從上任以來,從來都沒有看過的笑容。 “哇啊……!” 熊竟然會笑?! 到、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?! 太過脫離現實的畫面讓我差點倒退三步,不過,馬上被課長如同雷電般迅速的手給扶住了。 他用力抓住我的右手,象搖珍珠奶茶般地用力搖晃! “是嗎?是嗎?謝謝你!謝謝你!” 嗄?!他眼中甚至還泛著淚光? 不祥的預感好象已經要慢慢成真…… “呃……” “真的太感激你了!謝謝你!你是刈穀警局的救世主!是刈穀警局的神!我好想向你跪拜!” “跪拜……難道……” 我不祥的預感成型了一半…… ——什麼事情會讓課長如此喜悅? ——他說我是刈谷警局救世主的意思是…… 在如此惡劣的狀態下,我所能想到的只有一點…… “難道被調的不止我……一個……” “是啊……這不用我多說把?只要你去的話,他當然也會跟這一起去啊!” “他當然也會……嗄嗄……等一下!” “對方也沒什麼意見。他雖然有點問題,但不失為一個優秀的人才。” 我的腦子這下被怒火燃燒成一片灰白。 課長指的他——不用說,一定就是日沖吧! 喂!真的還是假的啊?! 怎麼可以這麼做?! 是把我當祭品,然後讓全域的人得到幸福嗎?! 這太卑鄙了吧~~~~~~~~ 我一定要拒絕才行! “如果是這樣的話……” “事情就這樣決定了!就這樣決定了!這可是上級的命令!” 課長無視我的抗議,連目光都不肯與我相對,而且還用前所未有的超快速度,走出了辦公室。 太過分了! 這太不人道了吧?! 居然用光速把我一個人留在這裡! “可惡,實在是太過分了!” 我拉過椅子,一臉不爽地坐下。 ——這個世界果然沒有神的存在。 經過剛才那不人道的對待後,我更加確信著。 難得有機會可以脫離日沖的魔掌,沒想到,居然要跟他成雙成對地去報到! 把我當成是犧牲品……不,根本就是他專屬的奴隸啊! “沒想到整個刈穀警局都給日沖串通好……” 未來會怎麼樣……我幾乎已經可以想像得到了。 他會用充滿自信的眼神,睥睨、嘲笑著我。 “你想從我身邊逃掉,簡直是妄想!” 然後發出高笑聲。 “我不是說過了嗎?你是我的奴隸。” 用肚臍想都知道他會這麼說。 接下來,都要像在這裡一樣被他蹂躪嗎? “——我要好好地調教你!” ——天啊! 我全身霎時被電流貫穿。 不穩地從椅子上站起來,從妄想的世界回到現實中。 每次一想到“那瞬間”,我就會全身起雞皮疙瘩。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,這陣子雞皮疙瘩現象好象一天比一天嚴重,簡直就像直接黏在我身上啊! 哈哈哈~~~~ “是我想太多了吧!” 我強顏歡笑地,獨自在一個人也沒有的刑事課裡,做著交接的準備。 3 就在人事異動決定後的第五天…… 局裡的人為我和日沖辦了一個送別會。 雖然大家都忙得焦頭爛額,但還是撥出時間參加了這個聚會。 有些已經幾天沒回家了,可以說是呈現虛脫的狀態,有些則是還要工作,只能以茶代酒乾杯。 在大家的配合下,送別會照預定在下午五點開始。 難得有可以輕鬆的時候,局裡彌漫著一股異樣歡愉的氣氛。! “老實說……” 蓮川笑嘻嘻地幫我倒啤酒。 “……我真的好高興!沒想到,你可以跟田沖一起調到日產……” 我瞄了拿著啤酒一副要跳起舞來的蓮川一眼,沒好氣地糾正他。 “不是日產,是豐田……” “啊——對!對!是豐田署!那可是個新天地呢,睦月。” “新天地……” 如果一切都是新天地的話,該有多好呢?我茫然地環顧四周。 雖然是平常的刑事課,但看得出來大家都很亢奮,沒有一個人臉上不掛著笑容。 (啊!居然還有其他課的人混進來……) 我和日沖的調動對於刈穀警局來說,好像真的是值得慶祝的大事。雖然現場只擺了簡單的茶點和啤酒,但才開始十分鐘,氣氛就熱烈地燃燒起來。 不知道最高興的人現在怎麼樣了……我四處搜尋著某人的蹤影。 ——找到了! 也不知道是喝過頭,還是大過興奮的關係,他居然也笑著跟已經笑到扭曲的課長坐在那邊哈拉。 看來,他對這次異動一點意見也沒有。 (怎麼會有人神經這麼粗……) 就是神經粗,才能活得這麼輕鬆吧? 我捧著酒杯,嘴裡喃喃叨念著:“我真不幸……” “……喂,這不像你平常的作風吧?” “是啊!怎麼看起來一臉鬱卒的樣子?” 除了蓮川之夕卜,連近藤和佐竹都靠了過來。身材魁梧的近藤和早禿的佐竹,也同樣欣喜著日沖的異動。 沒多久,我就被一堆high到不行的人給包圍住了。 “就讓我鬱卒吧……” 我無精打采地縮在座位上。 ——他們怎麼能瞭解我的心情呢? 別忘了,你們的幸福可是建立在我的犧牲上耶! 顧下了什麼面子的我,開始放肆地抱怨起來。 “你們可好了,可以跟日Ⅲ分離,不用每天在恐懼之下過活。但是……但是我……” “~你跟以前也沒兩樣吧?” “……嘎?” 佐竹摸著自己的下巴說。 “就算不異動,你還不是每天跟日沖在一起?” ——耶?他說得也沒錯…… 面對大家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,我還是用力地傾訴。 “但是…•…那不一樣啊!我就是不想要每天跟他在一起,沒想到,連異動都得跟他一起去報到!起碼異動可以還我自由吧?” 我愈想愈絕望。 像前幾天早上發生的事,不知道還要持續幾年…… “嗯……話是沒錯啦……” 看來我的憂鬱已經完全讓他們三個體會到了。 “不過睦月,你最近跟日沖不是愈來愈契合了?” “契、契合……?” “是啊!日沖不但變得安分守己多了,也很照顧你。” 照顧我? 安分守己? …… 令我陷人衝擊的發言仍舊繼續著。 “而且,你也慢慢習慣他的存在吧?” “習慣……?” 哇啊啊啊啊~々~!我好像被人從頭一棍子打下一樣…… 習慣? 誰要習慣那種人啊! 就算我習慣他那英俊的容貌,也不可能乖乖向他屈服。 雖然有時候會有意外狀況出現啦……但是要我承認習慣那種行為,這簡直是天大的侮辱啊! 他們會覺得日沖變得安分守己,是因為他都在檯面下進行,也還是給我造成不少的困擾啊…… ……我歎了半天後,忽然察覺到某事。 ——對了,他們都不知道呢! 不管是早上的電車事件,還是在偵訊室裡的爭執,他們都一無所知。 還有,每天在會議桌下預防他的偷襲,在車裡想著怎麼對付他,還有值夜班時的戒備狀態…… 算了…… 他們最好不知道。 要是被他們知道的話,第一個瘋掉的會是我。 “喂……你發什麼呆啊?” 近藤湊過來叫我。 “沒、沒事……” 我強顏歡笑地企圖轉移關於日沖的話題。 “……雖然我來這裡的時間不多,不過好歹也已經習慣了,要調走難免有些寂寞……” “說得也是,你不在的話我們會很無聊……” “唉——你是我們的綠洲啊!” “不過,這次異動對你來說或許是好事。” 嘎?好事?我狐疑地看著近藤,他左顧右盼後,向我們招招手。 不知道他要講什麼八卦……我們都一臉好奇地把頭湊過去…… “除了日沖之外,糾纏睦月的還拐有其人吧?” “啊啊!” “啊……” 我們分別發出驚叫,然後立刻又東張西望,確定沒有人躲在附近偷聽。 “OK!0K……” 等確認過後,我們再度回到剛才的話題。 “——就是鑒識課的本橋啊。” “對了!你可以脫離他的魔掌啊,睦月!” “光是這點已經夠好了吧!” 一是啊……說得也是! 經近藤這麼一說,我才想到…… 我就算調走也不是維持現狀啊! ……現在的我,彷佛看到一道希望之光。 本橋還留在這裡,而且從這裡到豐田,光開車就要四十分鐘,他再怎麼勤勞也不可能每天來回。 也就是說,我一定可以疏遠他羅! ——大棒了……大棒了!真是大棒了! 我真是打從心底笑出來啊! 連說話也多了幾分力氣。 “以前的我要對付兩匹野獸,現在只剩一匹的話,應該還可以應付得來……” 我內心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樂觀想法。 ——我怎麼會忘了這麼重要的事呢? 對了! 仔細想想∫我還可以順便疏遠一個人。 就是安城警局交通課的秋葉京! 這傢伙是我高中田徑隊的學弟,沒想到,之後再見面居然當場就把我壓倒,是個色膽包天的白癡小鬼。 虧他還一表人才,不開口就跟個爽朗的運動健將一樣 沒想到脫下一層皮後,居然同樣是個覲覦我己久的變態傢伙。 而且,最惡劣的是他還像適動家一樣,有著不肯屈服的堅強意志力。 就算敵不過上面那兩個超級大變態,他一看到我還是滿口“睦月學長”地靠了過來。 即使我給他臉色看,他仍舊學長前學長後地叫個不停。 ——完全我行我素的態度。 這下子,豐田跟安城警局也有一段不小的距離,我也可以暫時躲開他的糾纏。 再見了,京!永遠再見了…… “仔細想想,異動也挺不錯嘛!” “沒錯吧?這次的異動來得真是恰到好處,不但人人歡喜還大家幸福!呃……或許只有鑒識課的大少爺例外……” 佐竹的結論讓我們幾個發出竊喜的惡笑。 “那麼,讓我們重新……” 在蓮川的起頭下,我們重新舉起杯子。 “恭喜睦月的異動……” “為我們平穩的每下天乾杯……” 我們就好像“惡德”商人協會似地,哈哈哈地舉杯同慶。 “各位怎麼這麼高興啊?” 聽不出是諷刺還是真心話的聲音,讓我們的心臟同時狂跳了一下。 我們還真是膽小鬼啊…… 在連他的美貌都來不及參拜的時候,我們就已經心虛地把啤酒給噴出來了。 “噗噗……” “咳……咳……!” “各位怎麼了?” 也不知道是不是裝傻,他關心地詢問著我們,還溫柔地幫我順背。 ——不經意地只順我一個人的背…… 算了……就算是分別前的“撒必死”好了。 我要是到了豐田警局,他想這樣摸我也沒機會。 而且仔細想想,他雖然是個大變態,但基本上還是喜歡我的,姑且不論他的做法為何,他也的確幫過我不少忙。 沒錯!我雖然一直很冷淡地對待他,但他的態度總是那麼溫柔……只有看見血的時候除外。 是到現存要跟他分別了,我才說得出來……其實他也有好的一面啦~~ “呃……本橋……” 我正色對他說。 “雖然只有一年……謝謝你這麼照顧我!雖然在私下我曾經有想‘殺了你’的衝動……但也算是受過你不少恩惠。” 周圍的人都聽得目瞪口呆,我可是自認禮數已經很周到了。 “我們以後見面的機會可能會變得很少…不!應該說是沒有才對,請你好好步向自己嶄新的人生……” “嶄新的人生嗎……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……” 他爽快地接受了,我那讓其他人都僵硬在原地的離別贈語。 臉上的微笑也一如往常。 這就是所謂成人該有的態度嗎? 老實說,他這麼阿莎力的態度讓我有點吃驚。 我當然也不是希望他死纏著我不放,只不過難免心想,之前那些熱烈的告白難道都是說假的嗎? 有點無法釋懷的我,對他點了點頭。 “這些日子以來受你照顧了……請多保重……” “謝謝……對了,我可以單獨跟你談談嗎?” ——來了!來了、來了、來了! 我就知道他會來這套! 我的預感果然成真。 像本橋這號人物,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善罷甘休呢? 要真是這樣的話,我也不會一路走來這麼辛苦了! “單獨……談談?” 我邊裝糊塗,邊用力地瞪著他悠哉的表情。 該怎麼回答才好昵……? 我偷瞄了旁邊一眼,蓮川正拼命用眼神向我示意“最好不要”。 其實我也覺得如此,但要是在這個節骨眼拒絕的話,似乎大不近人情了? 反正不管本橋再怎麼掙扎,我在豐田你在刈穀,這距離是怎麼也縮不短的。 (沒辦法……) 就算是做給他一個人情吧…… “好吧,我們找地方談。” 我充滿勇氣的決定讓蓮川絕望地捂起眼睛,佐竹和近藤則是仰天長歎。 我瞭解你們的心情,但我也想平安度過這個危機啊…… 我向他們做了一個“沒事”的嘴型,然後轉向本橋。 “謝謝你,那我們到那邊去說話吧。” 我對著他的背影,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:“你該不會要帶我到什麼密室裡去吧?” “當然不是,你放心好了……”! 我驟然抖了一下。 他回頭看我的時候,臉上的笑意似乎已經蕩然無存了。 4 本橋把我帶到冬日冷風颼颼的頂樓上。 這裡雖然頗適合私人談話……但也未免太冷了吧? 而且,這裡對我來說是個不吉利的地方。 之前曾經被日沖叫到這裡過一次。 我記得,當時好像一下子就嘗到愛的告白和強姦預告,這兩種恐怖的滋味~我還以為他是在開玩笑……但事後證明,那真的不是在開玩笑。 不過,這次把我叫來的可是出身良家的大少爺,應該不會發生什麼恐怖的悲劇吧? 這裡真的很冷,跟什麼羅曼蒂克還是美麗的感黨,實在相差太多了。 你看看~~ 大概有一萬年沒有掃過而老舊的水泥地,到處都是斑斑駁駁也就算了,還滿地堆積著塵土。 不過要是日沖的話,只要變態發作的時候不管環境多麼惡劣,他還是會照樣把我推倒在地上! ——幸好本橋跟他完全不同典型。 首先要是倒在地上的話,就會弄髒他那高級外國品牌的西裝,對他們那種高級知識份子來說,外表比什麼都重要吧? 我縮著身體對本橋說:“請問……” 這附近的天色已經開始暗下來了,頂樓又沒有照明,幸好有樓梯上的路燈以及從下面停車場傳來的燈光,映照著他轉過來的身影。 “對不起……雖然這裡實在很冷,但我不會耽誤你太久時間。″ “哦…!” 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,他都先道歉了,我還能抱怨什麼? 我在寒冷和緊張的空氣裡,靜靜等著他開口。 “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……” 他微俯的頭,像是在猶豫什麼似地微妙傾斜著。 我還是忍不住~~~不——是重新被他的美所迷惑。 雖然他的臉我已經看到不想看了,但此刻看來卻又有嶄新的發現。 比如說他如雕刻般的鼻樑和銳利的臉部線條……雖然感覺像用大理石雕刻而成的,但卻不會給人冰冷的感覺。 一定是那微笑的嘴唇柔和了臉部的輪廓。 他看著我的眼神也只能用“豔麗”來形容……雖然跟平常沒什麼兩樣啦…… 但是,現在的他卻不正面看我,視線微妙地從我臉上移開。 (他果然跟平常不大一樣…) 這對他來說或許等於離別之際,當然不能像平常那麼溫柔或輕鬆以對……! (他好像……失去了平日的泰然自若……) 他抬起頭來,撥了撥被風吹亂的頭髮。 “聽說你要異動……” 他出乎我意料之外地靜靜開口。 “不好意思!忽然把你帶到這裡來,剛才看你那麼高興的樣子……讓我覺得好難過。” 我的心忽然刺痛起來。 難道他抖剛才就一直在強忍?看到他那變得虛幻起來的側臉,我的心莫名動搖了。 ——我真的狠不下心啊! 我的確是比任何一個在場的人都要高興,甚至在心裡對他宣示著勝利。 不過也難怪我會那麼想啊! 誰叫他曾經那麼殘忍地蹂躪過我?| 但是…… 他一直都是這麼喜歡我啊!也常常聽我訴說煩惱,幫忙解決問題……我算是利用了他對我的好意。 然而,我卻在心裡大叫“萬萬歲”和“活該”……說過分還真的是有點過分。 唔……我的心開始沉重起來。 我想鄭重跟他道謝。 “我……” “我們認識才一年多……就發生了不少事。” “是啊……” 我的語氣聽來也相當五味雜陳。 他好像是聽出我的意思,微笑了一下繼續說:“對你來說雖然都是災難,但我卻非常感謝。認識你對我來說是一種救贖……” 慢慢走近我的他,眼中溢滿了溫柔,而且充滿了不許我移開視線的力量。 “是你救了沒用的我。” “沒用……?” 你哪裡沒用啊?我想說,卻下意識不敢說出口。 他的確是有沒用的地方。 雖然只有一個……但卻是很強烈的“沒用”。 不過,我要是在這裡點頭的話,又好像有點雪上加霜的感覺。| 我小心翼翼地選擇適當的話附和他。 “你的‘沒用之處’很微不足道吧?你還有出眾的美貌和智慧啊……” 沒錯! 連他這種人都抱怨自己沒用的話,像我還有全世界的男人,豈不是都要去撞牆自殺算了? 而且他還誤會了一件事。 “我覺得你會變得‘沒用’,是因為遇見我之後。” “不!如果沒有遇見你的話,我早就被自己視為珍寶的‘孤獨’給擊潰了……” 他的話和意味深長的表情,讓我不禁聯想到背後的故事。——像他這種良家子弟,應該不是被放任,就是教育大過嚴格吧? 而且像他的外貌如此出眾,又有一副聰明的頭腦,想必會被眾人敬而遠之,進而造成人際關係的鴻溝吧! 這就是他的心病吧……被孤獨所擊潰…… 在他身上或許不是一種誇張的說法。 雖然我不知道他背後的故事,但是,我可以瞭解會造或這種心病,背後一定有一番痛苦的歷程吧! (我搞不好還真沒有人性……) 強烈的後悔湧上我的心頭,我無法不說出來。 “——我……” “不用說了,我明白你的心意……只是我自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